苏锦溪这一夜没有睡好,从理智上来说司厉霆和她离得越远越好。
唐茗就在她的对面,随时都有可能发现。
从自己的私心来说苏锦溪是渴望见到司厉霆的。
毕竟已经习惯了他的怀抱,他抱着自己就会莫名睡得更加香甜。
她本以为司厉霆会回来,他却是一夜未归。
苏锦溪很早就醒了,看着身边空荡荡的被子不由得叹气。
心情有些复杂,司厉霆不知不觉已经在她心中占有这么重要的位置了。
起床梳洗换衣,看到颈部以下各种深浅不一的吻痕,以前的还没有消失又添了一些。
想着他在自己身上时的温柔,苏锦溪心中也甜甜的。
三叔说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他,总有一天自己会和他光明正大的站在这温暖的阳光下。
苏锦溪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和希望。
今天她打扮得很是干练,精神抖擞的敲开了唐茗的门。
“唐总,你准备好了吗?”
“嗯,一起去吃早餐吧。”唐茗看到今天气质干练的苏锦溪眼前也是一亮。
似乎苏锦溪总能够给他一些惊喜,时而清纯时而妩媚时而干练。
她就像是一个小妖精,可以有千种面孔。
“唐总,你怎么了?”苏锦溪发现唐茗似乎异常喜欢发呆,一不注意他就发呆了。
唐茗收回视线,“没事,走吧。”
在对白小雨他也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白小雨太刻意追求完美。
即便是在家她也是时时刻刻脸上带着妆容的,每次都是等自己睡下以后她才卸妆。
第二天自己还没有起床她就会化妆,有时候睡得晚了她没起来也会戴着眼罩蒙在被子里。
她说只想要自己看到她最美的一面,没有化妆的她没有自信。
时间一长,唐茗已经忘记了她的素颜是什么样子,那些妆容就像是一层面具戴在了她的脸上。
他在她的身上看不到一点惊喜,所以苏锦溪的出现就犹如在平静的生活中注入了一股清流。
苏锦溪和白小雨是截然不同的两人,她是能不化妆就不化妆,能简单就简单。
不化妆的她本来就很纯净漂亮,一旦化妆,哪怕只是涂了口红,化了眉毛,都会给人惊艳的感觉。
唐茗突然有些期待起今晚的晚宴,出席宴会她可不能这么简单进去,盛装之下的她会有多漂亮?
“今晚的晚宴是一个慈善拍卖晚宴,很多人都会出席,这里面也有我正在准备的一个合作项目总裁。
所以今晚咱们是带着目的去的,到时候你要打扮漂亮一点。”唐茗提醒道。
“唐总,我明白了。”苏锦溪点点头。
到了RY公司,苏锦溪跟在唐茗身边,这还是她头一回到国外的公司。
前台进行了很热情的招待,并且告知总裁已经在楼上等候。
两人上了电梯,苏锦溪有一些紧张。
按理来说唐茗说这次项目拿下的成功率很大,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
苏锦溪却莫名有些不安,恰好她的不安每次都会发生一些事情。
“表情怎么这么凝重,放轻松,没有那么难。”唐茗出言宽慰道。
苏锦溪点点头,“嗯,希望能顺利拿下吧。”
除了之前唐茗莫名其妙打了她一巴掌之外,唐茗对她还算是不错,苏锦溪心中还是希望唐家好的。
RY的总裁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美国人,大肚便便和国内的有钱人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唐茗迎了上去,熟练的用英文交谈着。
苏锦溪站在他身侧,唐茗使用的是英式英语,和他的人一样,英式发音很是绅士。
然而经过一番交谈之后RY总裁脸上露出一抹抱歉的神色。
“抱歉,这个项目我们不能合作了,我们经过慎重的思考之下,发现有一家公司更适合和我们合作。”
这个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雳直接砸向了唐茗的脑门,心中虽然惊愕,他脸上的表情还算是淡定。
“史密斯先生,你是在和我开玩笑么?咱们已经沟通了一个多月,之前不是都谈好了?”
“是的,我们是谈得比较顺利,我个人也是比较欣赏唐总,也希望和唐总能够成为好朋友。
这次的合作一开始我确实是要拿给你们公司做的,现在这边是临时做了一点调整。”
唐茗推了推镜框,在商场之中这一招也是惯用手段,有可能对方只是为了争取最大利益。
“史密斯先生,我能够理解你们的调整,如果觉得之前我们谈的条件不太满意,那么我们可以重新再谈。
我也是很有诚意想和贵公司达成合作,特地飞到美国,你不妨再谈谈你的条件。”
史密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舔了舔唇道:“唐总,不是条件的事情。”
唐茗心里已经有些不淡定了,“那是什么?史密斯先生之前不是也说过想要进入中国市场。
我们唐氏集团在中国也发展的不错,咱们要是合作,我一定会遵守约定好好带贵公司进入中国市场。”
“唐总,那我就直说了吧,我们在中国找到一家公司,经过考察之下。
不管是从经营规模还是发展前景来说,我们都一致认为和那家公司合作会更好一点。”
唐茗这才明白了自己是被人截胡了,在商场也是尝尝发生的事情,这种事他以前也干过。
只是这一次被人截胡心情极为不爽,“史密斯先生,既然我们无法合作,我也只想知道一件事,你们想要和哪个公司合作?”
“帝凰。”
听到这两个字唐茗的脸色都变了,苏锦溪手中的文件夹掉到了地上。
“很抱歉。”她赶紧捡起了文件夹,为什么是三叔?想到昨晚他匆匆离开,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
这次的合作是泡汤了,史密斯亲自将将两人送到了电梯门口。
“唐总,这次的合作虽然没有达成,我希望以后我们能继续合作。”
“好的,期待和贵公司的下次合作。”
虽然唐茗此刻心中都要气疯了,脸上还是维持着谦逊的表情。
“史密斯先生就送到这里,我们先走了,对了,这是我从中国带来的一件小礼物。”
苏锦溪递上一个精致的包装盒,这是一早唐茗就准备好的礼物。
“唐总,这怎么好意思?”
“我和史密斯先生一见如故,虽然这次没有达成合作,但是下一次我相信一定有这个缘分。
我知道史密斯先生喜欢收集鼻烟壶,正巧我最近得了一件清朝大师出品的鼻烟壶,希望你能喜欢。”
史密斯打开一看,那精巧的花纹让他爱不释手,“太神奇太神奇了。”他连连称赞。
这个鼻烟壶是双面画,本来在这么小巧瓶子上作画就很难得了,更难的是在瓶子里面还要画。
对匠人的技术要求很高,毕竟要反着画,一笔一画都需要精湛的技艺。
史密斯十分喜欢这个礼物,并且再三承诺下一次一定和唐茗合作。
苏锦溪陪着唐茗离开,“唐总,合作明明已经失败,为什么还要送?
就刚刚那个鼻烟壶现在的市场价保守估计也在80万到120万之间吧。”
唐茗有些惊讶,“你懂?”
“嗯,略懂一点,合作没达成咱们本来就亏了,你还送这么贵的礼物。”
“这次没达成合作并不代表下次没有机会,做生意眼光要放长远一点。
我不知道帝凰究竟给了斯密斯什么好处,事情已经这样也无法挽回。
在斯密斯心中觉得帝凰更好,我也要让他看看我们唐氏的诚意。”
苏锦溪这才明白做生意里面的讲究多得很,“唐总,那这次的付出什么时候才能有回报呢?”
“这就不知道了,事实上也不是每次付出都有回报,若能算得那么清楚,我也不是人是神了。”
唐茗的心情很糟糕,“介意我抽支烟吗?”
“你请便。”苏锦溪知道他现在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煮熟的鸭子飞了,为这个项目唐茗还做了很多准备。
“抱歉。”苏锦溪觉得司厉霆突然抢了唐茗的项目是和她有关系。
“和你又没有什么关系,没签到合同之外一切都是变数的,这种事我经历多了,别放在心上。”
唐茗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又变成了之前的那个温柔的大哥哥。
苏锦溪垂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她喜欢司厉霆,但司厉霆拿到了项目苏锦溪心理也并不开心。
明知道生意场上就是这么复杂,她还是不喜欢这种手段,就像是横刀夺爱抢了别人心爱的东西一样。
想着唐茗这几天的努力都在今天化成了泡影,苏锦溪只好安慰道:
“我看史密斯先生很喜欢那个鼻烟壶,下一次他一定会和我们合作。”
“嗯,肯定会,原本还以为可以拿下这次的项目,看来我们只有提前回国了。”
嘴上说着没事,唐茗的言语之中还是能够感觉到有些失落。
“那我去定明天回国的机票。”
“可以。”唐茗没有再说话,静静的抽烟。  不远处司厉霆和林均进入了RY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