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岚回到家中,好好安抚了一下家中等待着自己的女孩,就开始准备报道的材料了。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接到了来自秦雨涵的电话。

    “张岚,不好了,我们公司的仓库失窃了。我们已经报警了,但是警察过来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林莹莹说这可能是修行人干的好事。你能不能,再帮帮我。”

    张岚从电话当中听出了许多的歉意,因为秦雨涵知道自己欠他的已经非常多了,可是一有问题不知道怎么滴还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

    “没关系,你在哪儿,我马上就到,见面再说。”

    “就在你家楼下。”

    一个月没见,秦雨涵似乎比之前更加的瘦弱了,张岚看了不禁有点心疼,想着待会一定要练一点丹药给她补补。

    张岚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别紧张,慢慢说,不管是什么麻烦,相信我都有能力帮你解决的好么。”

    “我现在很恐慌,如果这几天我们公司再交不出这笔货物的话,我们很有可能就会失去这个大单子,到时候董事会一定会想办法把我的权利架空掉的。”

    感受到张岚把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肩上,而且那里传来了浓浓的暖意,让秦雨涵此刻冷静了不少,至少能把话说完了

    “嗯,放心吧,你带我过去看一下。”

    到了公司在郊区的仓库,他们发现这里已经被警察给隔离开了。

    张岚也跟着查看了一下当天的监控记录,不知道怎么回事,失窃当天那段时间的录像全部都是一片漆黑。而且在摄像头失灵前后,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线索。

    留给张岚的时间也不多了,明天自己还要去学校办手续,今天就想找到失窃的药物,只怕是痴心妄想。

    “没事儿,警察都看不出来,你没有头绪我也能理解的,辛苦你了。”

    可是看来看去,张岚仍然像是一个无头苍蝇,这下子秦雨涵又反过来安慰他了。

    突然,他的帽子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动,张岚这才想到待在在帽子里的可莫奇。

    可莫奇变小之后,看起来就跟普通的仓鼠差不多。

    于是张岚就把自己的帽子改装了一下,让可莫奇可以方便的跟着自己,又不至于被他人发现。

    张岚连忙找了一个借口去厕所,然后在一个转角处,他确认了没人能看到这边,这才放出了可莫奇。

    “你的嗅觉怎么,老鼠的嗅觉应该都很棒的,你能找到曾经存在这里的药物么?”

    张岚半信半疑的问道,他也只是赌一赌,毕竟这个当初神农身边的小宠物给了他太多的惊喜。

    “可莫奇。”

    可莫奇点了点头,但是又傲娇的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张岚一瞬间就理解了他的意思,这是在讨食儿呢,张岚怕这个小个子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而且手头的巧克力也不多了,最近喂得比较少。

    看来这样的举动,反而让这个小家伙有点生气了。

    张岚连忙回到了车上,翻出了自己的背包,给可莫奇拿了许多德芙巧克力。

    “可莫奇!”

    可莫奇的脸上一瞬间,堆满了褶子,以此来表达自己内心无处安放的开心。

    “快点吃,吃完了带我去找东西。”

    “可莫奇!”

    张岚现在已经可以从音调里面的听出来感情了,小家伙现在有点不满了。

    小家伙终于吃完抹净了,只见它摇动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一溜儿小跑,张岚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张岚你去哪里?!”

    秦雨涵急了,她只看到张岚的身影一闪而过,而自己追上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

    张岚跟着可莫奇一路小跑,他们一路向西,一直到了一栋别墅的面前。

    现在一个去却别墅明显已经挡不住了张岚的脚步,他观察了一番,找到一个摄像头的视野盲区,一个翻身就飞了进去。

    可莫奇却一跳一跳又一跳的直接飞上了二楼,张岚一个翻身也跟了上去。

    这是一间男人的卧室,张岚从地上散落的皮带还有领带可以很准确的判断出来。

    他似乎听见了楼下有人声,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听到了楼下客厅里面若有若无的谈话声。

    张岚现在的听力也比普通人强了不少,修炼的好处一次可真的说不完。

    “秦雨涵那小娘们儿上次占了我的便宜,还害得我到手的总裁之位没了。如今风水轮流转,她仓库的药此刻在我的手上。”

    他二叔闻言一笑,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似乎非常享受这来自于自己侄儿的马屁。

    “这都是你二叔应该做的,到时候再给你二叔我多找几个漂亮美眉,好好孝敬你二叔就是。”

    “那是当然。二叔你说为啥我就不能联系玄功呢,太羡慕你了,又可以易容又能够干扰电子设施,简直无所不能。”

    张岚在楼上听了个明白,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于是决定下去给他们俩一个教训。

    “原来是你们两个搞的鬼,我说这明显不像是普通人能够完成的任务。”

    张岚直接从楼上走了下来,边走边说道。

    可莫奇此刻已经听命恢复了本身的大小,站在张岚的肩膀上一动不动,尤其的威风。

    “无耻小儿,竟然入室偷听我叔侄俩说话,怕不是皮痒了要来找我给你松松?”

    猥琐道士此刻怒极反笑,倒打一耙地说道。

    张岚不与他多说,如今的他已然不是当初的他,他现在想要的,就是他们桌上摆着的那个戒指。

    很显然,这边的两人也注意到这一点,马克把戒指拿了起来,紧紧的撰在手心,而猥琐道士则不声不响地护在他的身前。

    张岚二话不说,上前变打,猥琐道士也不示弱,两人打得有来有回。

    猥琐道士突然后退,双手结印,他眼中发出一道精光,朝张岚射了过去。张岚立马原地不动,似乎失去了灵魂一般。

    不过还好,可莫奇此刻见自己的主人被幻境迷惑,它朝着张岚吐了一口毒气,想要以毒攻毒来唤醒张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