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清泽发现苏墨的异样就赶紧看了过来,就看到苏墨正在盯着手机发呆。

    他过来看了一眼,才看到她手机上的那条声明。

    叶爵:“我不知道网上的这些言论是哪里来的,也不明白你们怎么会这样想陆太太。

    或许大家会觉得,我姐的自杀都是被清泽和他太太逼的,但是我作为叶清秋的弟弟,却明白,这件事跟两个人根本没有丝毫的关系。

    我姐姐跟清泽认识的时间是早,但是清泽从始至终都没有喜欢过我姐姐,两人的关系疏远的甚至连普通的朋友都算不上。

    因为清泽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若是不喜欢的话,他就不会再给你任何希望。

    但是对于清泽,我姐却有着一股不正常的执念,以前,清泽没有喜欢的人的时候,我们其实还是希望他们两个能在一起的。

    但是前段时间清泽忽然喜欢上别人了,在界限上,就跟我姐划分的更加清楚了。

    但是我姐不仅不肯接受这个事实,还几次三番的在背后做一些小动作。

    不止一次的侮辱陆太太。

    这一次,更是利用一些非常手段想让清泽和陆太太分开。

    幸而两人的感情坚定,即便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也都相信彼此,这才度过了这一次的难关。

    相比下来,我姐做的很差劲。

    在这样的事情之后,不仅没有及时改过自己的态度,还用自杀再一次把两人逼进了这样的旋涡中。

    我看不下去了,所以,才想用这样的办法来给我的朋友,还有我朋友的妻子正名。

    清泽还有陆太太,这一次,我的家人给你们造成的伤害,我代他们向表示歉意,希望你们能原谅我的家人。

    并希望经过这样的事,我姐能够彻底醒悟,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如果广大网友还有什么异议的话,尽管可以来找我问,陆先生和陆太太是无辜的,我希望大家能还他们一个平静的生活。

    声明是叶爵发出的,在这样一个时候,发这样一个声明,说心里不动容是假的,就连陆清泽现在心里都满满的动容,就更不要说此时的苏墨了。

    陆清泽轻轻叹了口气,把苏墨揽进了怀里,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这么安静的抱着她。

    半晌后,苏墨动了一下,从陆清泽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我给爵爷打个电话。”

    陆清泽点点头,“嗯,是要跟他说声谢谢,只怕他现在还在承受着叶家那边的压力呢,咱们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受着他的恩惠。”

    说完,他便松开苏墨,到旁边去跟宁宁说话去了,而苏墨咬了一下唇,站到窗边,把电话给叶爵拨了过去。

    但是她没想到,这电话拨过去以后那边却是关机。

    这一下,苏墨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她不知道叶爵到底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情看待这一次她和叶清秋之间的这一场闹剧的。

    或许矛盾过,或许看到她们两人闹成这样,他心里也为难过。

    毕竟,叶清秋是他的姐姐。

    可是,就算矛盾过,就算是为难过,他最后还是站出来,站在了她的身边。

    他明明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他明明可以谁都不帮的。

    却在这个时候,帮着她打了自己亲姐姐的脸。

    苏墨咬了下唇,不知道他在叶家会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

    她从知道叶爵对她的感情之后,就一直想着的就是不能欠爵爷太多,但是,终究是欠下了还不清的情谊。

    “怎么?”陆清泽见苏墨这边电话并没有打出去,就过来问了一句。

    苏墨咬了下唇,“爵爷电话打不通,关机了。”

    陆清泽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或许,他做这一切,并不想听到咱们的感谢,而且,现在关机,他不一定是在躲你,现在,他更加不想接电话的,应该是叶家的人。”

    苏墨点点头,但是还是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塞的满满的,沉甸甸的。

    “就算他不需要咱们的感谢,但是这份情,咱们却始终要记得的。”

    陆清泽笑了一下,“那是自然,他是我兄弟,也是你最好的朋友,这份情无论如何,我也都绝对会永远记在心里。”

    。

    叶爵的这一条声明发出以后,马上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让原本还在拼尽全力刷苏墨和陆清泽的那些水军,瞬间被打的无话可说。

    若是别人出来帮苏墨和陆清泽说话,那他们还能说是他们只是因为跟陆清泽关系好,那么叶爵呢?

    叶爵可是叶清秋的弟弟,弟弟总不能是帮着外人不帮自己的姐姐吧?

    若是叶清秋真的是被劈腿的话,只怕第一个饶不了陆清泽的就会是叶爵,更不要说这个时候还出来帮二人说话了。

    这一下,水军瞬间失去了说话的资格,叶清秋这一次的自杀事件,再一次被证明不过是一场自导自演逼着陆家夫妇就范的戏码。

    这让原本之前在网上帮她说过话的网友都有些无地自容。

    一时间网上出来给陆清泽和苏墨道歉的人无数,而同时骂叶清秋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种人我也是服了,你喜欢人家难道人家就必须喜欢你吗?不喜欢你就自杀?自杀请悄无声息的自杀好吗?别又出来闹事。”

    “就是,就没有见过这么死不要脸的人,人家明明说了不喜欢你还死缠烂打,有意思吗?”

    “楼上的,说话请注意,这哪是什么死缠烂打,这是以死相逼,这两天才算真正了解了叶清秋这个人。”

    “家世再好有什么用,你这个人从始至终都是个烂的,烂的让人恶心。”

    “明明是双胞胎,为什么做人的差距会这么大呢,为爵爷打call!”

    “爵爷你缺女朋友吗?我妈说了,找男朋友就得找爵爷这样的!”

    “呵呵,被爵爷一比,叶清秋这样的人简直是不能要了,你们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原来爵爷竟然跟叶大渣是双胞胎姐弟?真的没法比。”

    原本网上一片大好的局势,就算是晴方好的粉丝加入撕逼也不会让叶清秋兵败如山倒的情况下,因为叶爵的这一条声明,叶清秋再一次成为了众人手撕的对象。

    而苏墨却在看到“双胞胎”这三个字的时候,微微皱了一下眉,双胞胎?可是她怎么记得...

    “阿姨!我渴了想喝水!”宁宁忽然叫了一声,苏墨收回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笑了下,去给他倒水去了。

    而此时,季安医院的VIP病房里。

    叶清秋一脸煞白,原本就因为失血过多没有了一丝血色的脸上,此时更是难看的要命。

    她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叶爵出来拆她的台。

    而她给叶爵打电话的时候,那边竟然还关机了,叶清秋气的直接把手机砸了,此时躺在床上,是真的想再死一死。

    凭什么那么多人都出来维护苏墨!

    那么一个贱人,凭什么能得到那么多人的支持!还有白逸凡!

    呵呵呵,她还真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连白逸凡都会出来支持苏墨!苏墨到底是给他们下了什么蛊!

    叶承恩在旁边看着叶清秋,也是脸色难看的厉害,他也没想到,原本是想用叶清秋自杀的事扳回一局的,到最后,竟然是被叶爵拆了台。

    但是,现在他能怎么做,就算是心里呕的想吐血,也已经没有丝毫办法了。

    别人的话大家还有可能不信,叶爵的话,大家却不可能不信。

    呵呵,他还真是养了个好儿子!

    阙淑兰在一边一直哭,嘴里不是骂陆清泽就是骂苏墨,有时还会骂叶爵两句,但是当着叶承恩的面她却始终不敢骂叶爵骂的太厉害了,只旁敲侧击的说着,叶爵那边不能这么轻易算了。

    叶承恩听的有些不耐烦,瞪了阙淑兰一眼,“别哭了!”

    “这次回去赶紧给她找个人把婚订了,这件事,暂时就到此为止,还好这一次咱们没有在网上出面说什么,所有的节奏都只是水军带起来的,我今天下午会让人发表一个道歉声明,或许多少还能挽回一点名声,不然的话,哼!”

    而叶清秋一听到要让她订婚,瞬间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我不,爸,我不要跟别人订婚!除了清泽我谁都不要,我不要跟别人订婚!”

    “你不订也得订!你一个人不要脸,我们叶家的脸面可还要呢!”

    叶承恩说完直接一甩袖子离开了。

    叶清秋愣了愣,抱住阙淑兰就哭了起来,“妈,求你了,我不想订婚,哪怕我一辈子不嫁,我也不想嫁给别人,妈,求你,跟爸说说吧,我不想订婚!”

    阙淑兰其实也不想就这么给叶清秋把婚订了,她心里也憋着一口气,她不明白,他们堂堂叶家大小姐,怎么会输给那么一个一无是处的贱人。

    但是,现在叶承恩都已经说了,她还能怎么办?

    还有叶爵,他别回来,回来以后有他好看的,竟然为了苏墨那个贱人把她女儿折腾成这样!

    “清秋你放心,妈一定给你找个好的,保证绝对不会比清泽差,行吗?你以后照样踩在苏墨那个贱人的头上,咱们让陆清泽后悔,以后有他后悔的时候!”

    “妈,我就要他...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你放心,这事没完!”

    病房里的母女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外边,舒云枝和陆峥嵘在听说叶清秋自杀以后,原本是想过来看看的。

    但是听了里边的对话以后,却直接又转身离开了。

    现在只怕是去了,那对儿母女也不会觉得他们是好心来看他们的,反而会觉得他们是来看好戏的。

    。

    叶承恩,从医院出来以后,就直接让秘书起草了一篇道歉声明。

    表示就网上网友的那些胡说八道的言论给陆清泽和陆太太造成的困扰进行道歉。

    网上的言论他们是不知情的,也不知道是谁把叶清秋自杀的消息传出去了才会在网上造成了这样的一番景象。

    但是虽然他们并不知情,可到底是给陆清泽和陆太太造成困扰了,他们还是要出来道歉。

    叶承恩的这一道歉声明刚一出来,马上就引起了不少网友的相应。

    因为这一次的事件,也确实是没有叶家人出来发声,叶清秋自杀的消息也确实是来源不明,说不定真的是误会叶家了呢?

    但是却依然有些网友不买账。

    表示叶承恩你这样洗白有些太不要脸了,网上的舆论明显是被人引到过的,难道是有人在你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有人出来引导的吗?你这样洗白难道就不怕再打脸吗?

    可不管是哪种言论,这也算是叶家给出的一个态度了,网友就算不买账,也不好说的太难听。

    眼看事情就要在这样的平淡下去的时候。

    陆清泽忽然在网上抛出了一张雇佣水军的聊天记录。

    而这个雇佣水军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叶清秋的经纪人。

    众网友看着这么一张截图,瞬间觉得世界无限大,跟着陆先生永远都能有好戏看。

    同时也有人忍不住调侃,叶承恩,脸疼不?

    而叶承恩那边,明明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忽然又被来了这么一巴掌,这一次是真的气的药吐血了。

    不过此时他也终于认识到,这一次真的不能再跟陆清泽斗下去了。

    不管怎么说,陆清泽那边到现在都还分毫未伤,而叶家不仅损了名誉,连叶清秋也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所以,这一次的事,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所以,不管再怎么忍气吞声,这口气也得吞下去了。

    只是...这口气吞的他始终不甘!

    叶承恩看着网上的那些评论,直接拿起桌上的砚台狠狠的砸了出去,“陆清泽!你给我等着!”

    。

    而苏墨,在看到陆清泽忽然抛出的往上的那张截图以后,忽然有些无语。

    她觉得,其实可儿说的话,还是很正确的。

    陆教授这个人,有时候还真的是很黑心黑肺的。

    这张图,原本是可以早点PO出来的,但是他却偏偏等着叶承恩发出这番声明,证明他们叶家都毫不知情的时候,才po出来。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让人无语的时候,又忍不住想笑。

    “你知道可儿是怎么说你的吗?”苏墨忍着笑看着陆清泽。

    陆清泽拿着一张纸,正在给宁宁折纸飞机,听到苏墨的话,挑着一边眉毛,“她怎么说?她论文完成了?”

    苏墨:“......”

    “以后在可儿面前千万别提论文二字,不然她能原地爆炸。”

    说完,她目光闪了一下,“对了,你认识可儿那个指导吗?上一次可儿留在这里陪我的时候,是你给她请的假吧?她那个指导你是不是认识?”

    陆清泽垂下目光,点了点头,“嗯,认识。”

    苏墨眼睛猛的一亮。

    “那个人怎么样?人品好不好?长的怎么样?最重要的是,他没结婚没有女朋友之类的吧?”

    苏墨问完,就看到陆清泽正眯着眼,一脸危险的看着她。

    “在自己老公这里,打听别的男人打听的这么清楚干嘛?”

    苏墨笑着瞪他一眼,“你说能干嘛?我就是觉得他可能是对可儿有点意思,所以才想先打听一下,我还能干嘛?”

    陆清泽唔了一声,“现在知道打听了,自己那时候,也不见你找人打听打听我。”

    苏墨:“......”

    “我不是相信陆教授的人品吗?而且,谁说我没有打听了,我不是从叶爵那里知道你是单身了吗?”

    陆清泽愣了一下,“这么说,你以前一直以为我有家室?”

    苏墨:“......额,刚开始的时候,是以为你是有老婆孩子还来勾引我的,那时候就觉得你是个老不正经的......啊!”

    苏墨没有说完,陆清泽就忽然抓住了她的腰,大手狠狠的掐住,而后低笑着噙住了她的耳尖。

    “原来你那时候竟然这么想我,你老公就看起来那么像坏人吗?”

    苏墨被他的声音震的忍不住缩脖子,“哈哈哈,别闹了,痒,我错了。”

    陆清泽唇间含着笑,低头看着她红透的耳根,娇嫩的嘴唇,忽然间喉结滚动了一下。

    “墨墨,今天跟医生商量一下,给阿婆转院到京城吧?我想你了。”

    苏墨脸上的笑瞬间僵住,而后脸上就烧着了一般。

    她清了清嗓子,“等,等会儿我去问问秦医生,陆教授,你先放开我,要被人看到了。”

    陆清泽笑了一下,低头准备在她耳边亲一下,就听到门口处传来了一声惊叫。

    “啊!爸爸你又趁我不注意偷亲阿姨!”陆子宁叫了一声就冲了进来,上前抱住了苏墨的腿,而苏墨却微微有些尴尬的看了眼站在门口的秦简。

    “秦医生。”

    秦简对苏墨点了一下头,目光转向了陆清泽,“好久不见,陆少将。”

    苏墨微微愣了一下,是为这个称呼。

    她惊讶的转过有去看陆清泽,却见陆清泽不咸不淡的对着秦简点了下头,而后就转身去把宁宁从苏墨腿上拉开了。

    隐隐的她觉得气愤好像有些不对。

    不过,两人都没有说话,她也没太好问。

    只是看了眼秦简,“秦医生,我正要找你问一下,我阿婆这样的情况下,我想给她转院到京城,可以吗?”

    秦简笑了一下,“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确定要现在转吗?我刚才到那边看了一下,苏爱莲今天的脑电波活跃异常,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应该是可以醒过来的。”

    苏墨眼睛猛的一亮,“真的吗?”

    说完,她转头看向陆清泽,“清泽,你跟宁宁在这里待会儿,我去阿婆那里看看。”

    她说完就想往外走,而陆清泽却一把拉住了她。

    “我跟你一起去。”

    苏墨眨了一下眼,还没有说话,陆清泽就直接拉着她出了休息室的门。

    路过秦简的时候,陆清泽甚至连看都没有往他那边看一眼。

    苏墨又皱了一下眉,看了眼依然站在原地,侧身给他们让开路的秦简,回过头想要问陆清泽怎么回事,但是却看到陆清泽皱着眉,一脸的严肃,到了嘴边的话,始终是没有问出口来。

    苏爱莲确实是快醒了。

    苏墨和陆清泽到了重症监护室外边的时候,里边的护士正准备出去叫医生,“病人醒了。”

    见到苏墨过来,护士就赶忙喊了一声。

    苏墨赶紧往里边看去,就看到苏爱莲正艰难的转过头,往外边看了过来。

    看到苏墨的瞬间,苏爱莲似乎眼圈就红了。

    苏墨没办法进去,只能在外边对她摆了摆手,笑了一下。

    秦简过来以后就进了监护室,给苏爱莲检查了一遍以后,跟护士说了一声,那护士就赶忙出来了。

    “苏小姐,秦医生说你可以进去了。”

    苏墨转头看了眼陆清泽,陆清泽对她勾唇笑了一下,她才跟着护士去换了无菌衣,进了监护室。

    见到苏墨进来,苏爱莲就动了动手指,苏墨赶忙上前抓住了她的手。

    “阿婆,你感觉怎么样?”

    苏爱莲没有开口,却先流下了眼泪。

    看着她的眼泪,苏墨心里堵了一团棉花一边,伸手去给她把眼泪擦掉。

    “没事了,放心,以后都没事了,会越来越好的。”

    苏爱莲艰难的张了张嘴,说了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苏墨鼻子猛的一酸,紧紧握住了苏爱莲的手。

    苏爱莲刚醒,状况算不上稳定,所有,苏墨没有在里边待多长时间就出来了。

    出来的时候,眼圈还是红的。

    宁宁见状上前亲了亲苏墨,“阿姨你别哭哦,宁宁和爸爸都会心疼的。”

    苏墨勉强笑了笑,在宁宁的脸上也亲了一下,“好,阿姨不哭。”

    “我刚跟凌夜那边交代好了,他等会儿派车过来把直接给阿婆转院过去,别担心,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苏墨点了点头,就看到秦简也从监护室里走了出来。

    “你们是要转院了吗?”他是看着苏墨说的,说完,目光却看着陆清泽,“既然决定转院了,那就跟我过来办手续吧。”

    他说完,抬脚就往外走,原本苏墨是打算跟着他过去的,却被陆清泽拉住。

    “你在这里陪宁宁,我去就行。”

    说完,他抬脚就要往那边走,却一把被苏墨拉住。

    “陆教授,你是不是跟秦医生有什么矛盾啊?如果有的话,等会儿千万忍住,别在医院里打人。”

    陆清泽原本在看到秦简以后就阴云密布的心,在听到她这句话以后忽然间就阴转晴了。

    伸手在苏墨脸上捏了一下,“你以为我是你吗?上来就动手?”

    苏墨:“......”

    “说的好像你没动过手似得。”

    陆清泽笑了一下,抬手在她头上揉了一下,“等会儿我回来咱们就回家,嗯?”

    苏墨笑笑,点点头,听到回家这两个字,她的心里就猛的一阵暖意。

    似乎不管这段时间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她心头挤压了多少阴郁,也都能被这两个字冲淡一般。

    “这几年过的怎么样?”转过楼道,离开苏墨的视线以后,秦简忽然问了一句。

    陆清泽凉薄的唇微微勾了一下,“还不错。”

    秦简笑了一下,“当年的事...”

    “关于当年的事,我不想再从你口中听到一句。”陆清泽脸色倏然转冷。

    说完他就直接低头填表格去了,而秦简却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对不起,我只能跟你说声对不起,因为我当时,也是在执行命令。”

    陆清泽拿着笔的手微微顿了一下,而后抬起头来,满脸嘲讽的看着秦简,“命令?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你还是个医生了?”

    “我...”秦简嗓子一堵,有些说不出话来,等他想说什么的时候,陆清泽已经填好表格,转身离开了。

    他微微叹了口气,拿着陆清泽填好的表格,有些无力的笑了笑。

    季凌夜派的车,是傍晚时分到的,季凌夜也跟着车一起来了。

    来了后就直接给苏爱莲做了个检查。

    情况跟秦简说的差不多,她现在醒过来了,虽然后遗症在所难免,但是脑出血这个已经不会再威胁她的生命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肾衰竭的问题。

    “回去以后我会尽快安排给她找肾源。”

    苏墨笑着点了点头,“谢谢你,凌夜。”

    季凌夜挑了一下眉,“还是这个称呼听着顺耳,之前成天季医生季医生的叫,我总觉得是在叫我爸那个老头子。”

    苏墨:“......”

    “不过你们两个这瞒的也够死的啊!我还自诩是见证你们俩感情的全过程的,结果你们已经领证结婚了,我都还不知道。”

    “等回去了,这无论如何也得好好的请我们吃一顿才行吧?”

    苏墨笑了起来,“没问题,应该请你们的,今天的事,还没有跟你们说声谢谢。”

    季凌夜摆摆手,“谢什么谢,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不过是转发了一个微博而已,也主要是......清秋这一次闹的太不像话了。”

    “说实在的,要是你跟清泽还没有结婚的话,你跟清秋你们之间的矛盾,我们大概谁都不会去掺和这事,但是你跟清泽都已经结婚了,她再这样,就实属不应该了,没看白二都转发微博了吗?”

    苏墨点点头,“见了,今天发的所有的微博里,说起来最意外的就是他,我可还记得他当初事事针对我的时候的样子。”

    季凌夜笑笑,“白二这个人,怎么说呢,他其实是那种心思比较简单的人,你别你觉得他直接针对你,他的心思就有多复杂了。”

    “他要是真有那么复杂的心思的话,就不会那么直接的针对你了,而是会...至少,他的心思要比清秋单纯的多,他只是刚开始不了解你,怕你在叶爵和清泽之间耍弄了他们的感情,也不愿意看到你跟清泽在一起,伤了清秋的心,就是这么简单。”

    “说到底,后来他所做的那些事,可能,都是跟清秋有关的,你懂吧?”

    苏墨笑了一下,“懂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季凌夜“咝”了一声,“我说苏妹子,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客气啊?你看看你家陆清泽,那人什么时候跟人客气过啊?”

    苏墨笑了笑,“这是最基本的礼貌,不能废。”

    季凌夜笑笑,正要说什么,脸色就忽然变了一下,往苏墨身后看去。

    苏墨间季凌夜的神色挑了下眉,也转身往后看去,就见秦简此时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这边。

    “秦简?”季凌夜惊讶的叫了一声。

    苏墨微微愣一下,“你也认识秦医生?”

    季凌夜笑笑,“怎么会不认识?秦简,秦医生,秦参谋长家的大公子,想当初在京城也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了。”

    苏墨愣了一下,秦医生竟然还有着这样的身世?

    那他为什么会在燕郊医院这么一个小医院里当起了医生?而且,陆教授对秦医生的敌意,又是怎么回事?

    “好久不见了。”秦简过来,跟季凌夜打了声招呼。

    季凌夜倒是对秦简没有什么敌意,上前拍了一下他举起来的手,“我还以为你一直在国外呢,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秦简笑了一下,“早晚要回来,这个地方挺好的,清清静静的,还不用总是听家里那些唠叨。”

    季凌夜对他竖了竖大拇指,“明智的选择,什么时候回京城了,出来聚聚。”

    “没问题。”秦简说完,对苏墨点了一下头,“回去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

    苏墨笑着说了一声,“谢谢。”便客气有礼的往一边收拾东西去了。

    秦简还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张口。

    。

    回到京城安顿好苏爱莲,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虽然经过了一路折腾,但是苏爱莲的状态却是比刚醒来的时候好多了。

    等安顿好她,苏墨正准备去看看陆老夫人的时候,苏爱莲忽然间了她一声。

    “墨墨。”

    苏墨眨了一下眼,“怎么了吗阿婆?您想吃什么,我等会儿出去给您带回来。”

    苏爱莲费力的摇了摇头,“不吃东西...墨墨,我想...跟你说会儿话。”

    虽然精神好了不少,但是到底是刚从一场大手术中醒来,苏爱莲刚说这么两句话,就已经有些喘了。

    苏墨皱了一下眉,“阿婆,有什么话,等后边养好了精神再说,您先休息一会儿,身体还没有恢复呢,先不急着说,嗯?”

    说完她拍了拍苏爱莲的手,就准备起身出去,苏爱莲却抓的她越发紧了。

    苏墨皱着眉,只能耐下心来,又坐到了她的床边,“阿婆,您是有什么要紧的话要跟我说吗?”

    因为后遗症,苏爱莲嘴唇颤抖的厉害,半晌,说不出话来。

    苏墨抿了下唇,“阿婆,您是想跟我说齐辉的事?”

    苏爱莲抓着她的手紧了一下,但是,片刻后,她竟然摇了摇头。

    苏墨皱了下眉,“不是齐辉的事吗?那是什么事?”

    苏爱莲张了张嘴,有些费劲的说了个:“陆...”

    苏墨瞬间会意,“阿婆是要跟我说陆教授的事?”

    说起陆清泽,苏墨脸上的笑容不自觉的就柔和了几分。

    苏爱莲看在眼里,半晌,她才长出一口气,艰难的点点头。

    苏墨笑了一下,“阿婆,陆教授很好,他对我很好。”

    她刚说完这一句,苏爱莲手就猛的一动,嘴也张开了,像是要说什么。

    但是苏墨却按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阿婆,您先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我过去的事情他都知道,他没有嫌弃我,现在我们两个结婚的事,他家里也已经知道了,他们都对我很好,您完全不用担心。”

    而苏爱莲听了苏墨的这番话以后,却使劲的摇了摇头,“不...合适!”

    三个字,说的格外费力,苏墨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

    片刻后,她才又勾了勾唇,“合适,阿婆,陆清泽他是我男人,是跟我过一辈子的人,合不合适,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很清楚,没有人比他更合适的了。”

    “阿婆,我能看得出来,您从知道我跟陆教授结婚以后,就一直心事重重的,我不知道您的心事是什么,也不知道您为什么要说不合适,但是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您,我爱他,只要我爱他,那么在我心里,就没有人比他更合适的。”

    “阿婆,您知道吗?在过去的五年,我其实过的很苦,我从来不曾跟您说过,那段时间,我就像是走在一条黑暗的看不到一丝光明且永远走不到尽头的路上一般。”

    “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

    “我能坚持下来,大概也就只剩下心里的那一点不甘了,我不甘心,就这么一直生活在黑暗中,所以,我才艰难的往前一步步的走着。”

    “原本,我以为,大概我的一辈子都会这么下去,毫无希望的活下去,但是阿婆,陆教授他却像是忽然出现在我的世界中的一线光明一般,那么明亮,那么温暖。”

    “明知道一碰上,我就必定会舍不得放手,但是,我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向他走了过去,因为,我心里再清楚不过,若是错过了他,会比永远行走在黑暗里,更痛苦,错过他,我会后悔一辈子。”

    “所以,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您若是不喜欢他,那我就让他以后不要来就好了,至于其他的,我不管,阿婆,不管您的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喜欢他,也不管您到底为什么说我们不合适,我都不管。”

    “我要跟他在一起,不管有多少人反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所以,阿婆,您要是能祝福我们,您就祝福,您要是不能祝福,那么,就不要管我了,因为没用。”

    苏墨目光灼亮的看着苏爱莲。

    苏爱莲心里猛的缩了一下,她用力的抓了抓苏墨的手,眼中的泪水无声的滑了下来。

    苏墨笑笑,“阿婆,我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了,但是,您始终都是把我养大的人,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像以前一样孝敬您的,您也只安心的养病就行。”

    “至于您的心事,等您身体好了,您想跟我说了,就说给我,您若是不想说,我也不勉强。”

    “还有齐辉,我明天会带着律师去见他,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我不会为他走关系,更不会让清泽开口找人把他放出来。”

    “阿婆,他犯了错误,就要去承担责任,律师我为他找好了,但是能不能出来,就要看法律的判决了,我希望您能明白,没有人会为他的行为买一辈子单!”

    苏爱莲手猛的一抖,她近乎恳求的看着苏墨,但是苏墨却无比坚定。

    此时的她,比之前苏爱莲求她跟柳家妥协的时候不一样。

    那时候的她,虽然拒绝了,但是却有犹豫,有愧疚,有纠结,更有不知所措。

    但是现在的她却无比的坚定,对与错,是与非,她并不想再过多的纠结,她只想做她认为对的,她认为需要所的。

    苏爱莲惊讶又悲凉的看着苏墨。

    “墨墨...”苏爱莲艰难的叫了一声。

    苏墨却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别多想,阿婆,齐辉他是个大人了,您不能总把他当小孩子看,您呢,现在就好好的休息,养足了精神,好好的等着齐辉出来,嗯?”

    苏爱莲张了张嘴,嘴唇颤抖的越发厉害,话还没出口,眼泪就又流了下来,苏墨安静的为她擦了眼泪。

    “阿婆,别哭了,您好好休息一会儿,齐辉受点教训,其实不是什么坏事。”

    说完,她又在苏爱莲的手上轻轻拍了一下,“阿婆,您好好休息一会儿,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我得去清泽妈妈那边看看,等会儿我再给您送吃的过来,好吗?”

    而后她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苏爱莲手指颤抖的厉害,她想叫住苏墨,却终究,没有叫出声音来,关上的门,已经把苏墨的背影,从她的视线中隔绝。

    苏墨出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陆清泽,她微微愣了一下。

    “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怎么不进去?”

    陆清泽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而是拉着她往一边的安全通道走去。

    刚一进去,陆清泽就直接大手握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上去。

    苏墨被他这个吻弄的猝不及防,差点惊叫出声,却直接被陆清泽紧紧的抱进了怀里。

    一个绵长而又热烈的吻,吻完苏墨的头都是晕的。

    “陆教授...”她声音微颤的叫了一声。

    陆清泽紧紧的抱着她,声音低沉沙哑的应了一声,而后唇再一次落下来,在她发间,耳边,细细密密的落下来,唇间还一直低喃着,“墨墨,墨墨...”

    苏墨紧紧的揪着陆清泽的大衣衣摆,想要稳住自己的身形,“陆教授,我在呢,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而陆清泽却只低低的叫着她。

    苏墨忽然间有些不知所措的抱住了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却听陆清泽在她耳边低喃了一声,“墨墨,你放心,以后不管有多少风雨,我都会陪着你一起走过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苏墨愣了一下,片刻后勾唇笑了起来,“好,这可是你说的,如果有一天,你离开我了,我肯定饶不了你。”

    陆清泽低低笑了一声,“嗯,不光你饶不了我,我自己都饶不了我自己。”

    两人又在黑暗的通道里抱了一会儿,苏墨才推了推他。

    “快点松开我,得去看看阿姨了,从阿姨病了,我到现在都还没有露过面呢,太不像话了。”

    陆清泽笑着松开了她,“没事,就算你一直不去看她,她也高兴,毕竟,你把她一直觉得没人肯要的儿子给收了,她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苏墨笑着瞪他一眼,“那么抢手你还敢说没人要?要是有人要,那我岂不是睡觉都要睁一只眼了?”

    两人说说笑笑的从楼道里走了出来。

    出来,就看到叶清秋穿着一身病号服,脸色苍白的站在防火门外,不知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了。

    苏墨勾唇笑了一下,“叶小姐晚上好。”

    叶清秋瞪着苏墨,那一双眼睛像是要冒出火来一般,但是苏墨却依然只是笑笑,“希望叶小姐早日康复。”

    说完,她拉着陆清泽,“走吧。”

    陆清泽勾住她的腰,把她勾进了怀里,两人一起从叶清秋身边走过。

    “清泽!”叶清秋忽然喊了一声。

    “我有话要对你说!清泽!”

    陆清泽脚步一顿,低头看了眼苏墨,见苏墨微微撇了一下嘴,便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而后回头,看向叶清秋,“叶小姐有什么话请快说,我太太赶时间去看她婆婆。”

    叶清秋原本见到陆清泽回头,眼睛就猛的一亮,但是在听到陆清泽的话以后,眼中的光瞬间熄了个干干净净。

    她看着陆清泽,牙齿紧紧的咬着唇瓣,原本苍白的脸色,此时竟然显出了一丝红晕。

    “难道咱们就非得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她左手上还缠着厚厚的一层绷带,此时站在那里,眼中还泛着水光,从里到外的透着可怜。

    此时,但凡是有一个怜香惜玉一点的男人看到她这个样子,都必定心疼的恨不得抱进怀里好好的疼惜一下。

    可惜,现在站在她面前的人是陆清泽。

    陆清泽目光凉凉的在她身上扫了一圈,“那请叶小姐给我一个咱们能不闹到这个地步的理由!”

    叶清秋猛的一愣,而后脸上眼中满是绝望,“你就这么一点旧情都不念吗?”

    “我们有旧情?”

    “你!”叶清秋站在那里摇摇欲坠,“你就真的这么绝情吗?就算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难道我们连朋友都算不上吗?”

    “关于那个记者招待会,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清泽,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清楚,你为什么要那样设计我?”

    陆清泽脸上的神色也跟着一点点的冷了下来。

    “叶清秋,就算是我有心设计你,那也要你配合才行,我有请你过去那个记者招待会吗?还是我逼着你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话了?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还要我把话说的再清楚一点吗?”

    陆清泽脸色冷的厉害,而叶清秋则在他说出这番话以后,脸色忽然煞白。

    现在虽然是晚上,但是楼道里依然围过来了不少人。

    尤其是这两天,不管是叶清秋还是陆清泽都绝对算得上是热门人物,所以,此时从楼道里过的人,都忍不住停下脚步来,想要看看第一线的发展情况。

    可惜还不等人们看清什么,陆清泽就目光冷冷的扫了一圈,而后拉着苏墨,直接转身离开。

    留下叶清秋自己站在原地,眼泪一滴滴的往下落,却连个上前去给她第一张纸的人都没有。

    “陆清泽!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后悔的!”

    忽然间,叶清秋冲着两人的背影叫了一声。

    竭嘶底里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楼道。

    ------题外话------

    给失忆的同学做一下指引。

    秦参谋长→92章出现过,叶家给叶爵介绍的对象就是秦参谋长的女儿,名叫秦素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