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拓跋弘凑热闹

    她见过狄戎人没有几个,最近见的一次,便是前几日在宝泰楼的时候见过。鹰眼?她想起来了,这人是那日在宝泰楼的那个大胡子。没想到那日偷偷潜进皇城的狄戎人,竟然是狄戎大王拓跋弘。那日这他留着满脸的胡子,以至于她并没能一眼便认出他来。别说这狄戎的大王刮了胡子,长得还这真不赖。雕刻的五官,虽然看起来有些粗狂,但是却英勇魁梧极有男子气概。

    这个狄戎大王来凑热闹,难道是因为她坏了狄戎的计划,还想出那法子使狄戎在诸国面前丢尽了脸面,所以这拓跋弘是想把她娶回去,然后折磨她。她的脑子里瞬间便脑补出了一个,她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在草原上捡牛粪一个凶神恶煞的狄戎女子,拿着一根鞭子在后面抽她的画面。

    她甩了甩头,把那画面从自己的脑子里甩了出去。这西子墨嫁不得,这拓跋弘更加嫁不得。虽然两个都没安什么好心,但是她却是把狄戎得罪得更狠一些的。

    用一个女人,换取东陵边境二十年的安稳的确是一个很大的诱惑。毕竟东陵边境一直被狄戎骚扰,边境百姓苦不堪言。若是能换取二十年的安宁,边境百姓安稳度日。让国家不再为与狄戎打仗出兵,那将会节省很大的一笔国库开支,还能少死许多人。

    “陛下老臣以为,将沐大小姐嫁给狄戎之王最为合适。”户部侍郎站起来拱手说道。

    “臣附议。”

    “臣附议。”不少的文臣都纷纷起身附议,认为用沐纤离一个小女子,换边境二十年安慰,实在是一笔划算的不能再划算的买卖。

    殿中的武将,没有一个附议的,再他们看来作为军人自然是应该保卫女人和孩子。如今却要用一个弱女子,去换取边境安稳,实在是丢人。

    以沐擎苍为首的沐家军武将,全都狠狠的瞪着那一个个附议的大臣们。这些文臣还要不要脸了,沐家军为了保卫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征战沙场,随时准备马革裹尸还,为东陵过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为的不就是保护自己的国家,保护自己的家人吗?如今他们连沐家的女人都要牺牲掉吗?

    那狄戎是什么地方?苦恶之地,而且这狄戎人对东陵就不友好。狄戎的武将们,更是恨透了沐家军,若是沐纤离嫁到狄戎去,能有好日子过吗?

    “我沐家男儿为了东陵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沐家女儿也自然是不差的。皇上,便让离儿嫁到狄戎去吧!我相信离儿也十分愿意为边境安稳,尽一份力。”皇后大义凛然的说道,一副为沐家人代言的模样。沐纤离这臭丫头,竟然当中退婚丢她儿子的脸面,让她嫁到狄戎去吃些苦头也好。而且沐家若是没了沐纤离这个女儿,兄长他们自然只会顾着雪儿了。

    “我愿意你妹。”沐纤离在心中暗骂,被皇后的话气得想抽她。

    沐擎苍满眼失望的看着坐在高处的亲妹妹,心寒的无疑附加。这边是他护了半生的亲妹妹,她竟然这样丧良心,竟然也主张让离儿嫁到狄戎去。

    皇后都发话了,那附议的大臣便更多了,除了秦大学士以外所有的文臣都附议了。就连以太子马首是瞻的武将,都也跟着附议了,毕竟这皇后的意思,便是太子的意思。

    西子墨冷冷的扫了拓跋弘一眼,冷嘲道:“怎么?狄戎王这是要跟我抢吗?”

    拓跋弘听着强壮的胸膛,沉声回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虽然他起初是想要杀了这个沐纤离,但是现在他改主意了。像沐纤离这样强悍的女子才能配的上他拓跋弘。没错,他就是看上这个女人了。

    晋安帝看着附议让沐纤离嫁到狄戎的大臣们,拧着眉心中的天枰开始倾斜。他虽然很喜欢离儿这孩子,但是作为一个帝王,他率先考录的应该是国家利益。

    “好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竟然让一个女人,嫁到那不毛之地去换取边境安稳,圣贤书都读到什么地方去了?”柳之敬怒不可遏的小声咒骂道。

    东陵珏脸阴沉得可怕,那眼中竟是嘲讽之色,他端起酒杯浅尝了一口,嘲笑道:“什么时候开始,东陵的边境安稳需要用一个女人去换取了?狄戎王未免也太小瞧我们东陵国了吧!”

    “父王你不是说过,自古以来,以和亲换取一时的安稳不最丢人的事情吗?难道我不在东陵的这几年,咱们东陵的国力已经弱到这种地步了?”东陵清流故意装着一副无知的样子,抓着头,满脸天真的看着荣亲王问道,开始坑爹。

    荣亲王此刻有一股想要掐死这个儿子的冲动,不带他这么坑爹的。

    东陵珏同东陵清流的话一出,以户部侍郎为首的大臣们,脸上都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脸皮薄一点儿的,面上都有些微微泛红了。晋安帝正了正色,还好他还没有点头,不然定会被自己的儿子看轻了。不过珏儿和清流那小子说的不错,若是为了边境安稳让离儿那丫头嫁给狄戎王,是有些丢人。显得他东陵好像很惧怕,狄戎进犯东陵边境一样。

    “本王并非小瞧东陵,二十年不进犯东陵边境,只是为了表达本王的诚意而已。”拓跋弘笑着说道,一双锐利的鹰眼,审视着这个被传的神乎其乎的东陵七皇子。这个七皇子果真是不简单,一句话便让那些附议让沐纤离嫁到狄戎的大臣们惭愧得红了脸。

    原本坐着的沐纤离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抬头看着晋安帝道:“皇上姑父,既然这狄戎王,和西子太子都是求娶离儿的,可不可以容离儿跟他们说几句话。”

    “说吧!”晋安帝点了点头准了。

    “谢皇上姑父。”她转过身,嘴角挂着冷笑:“虽然西岐太子和狄戎王都有意求娶本小姐,但是我的话也搁这儿了,本小姐我不下嫁。”

    “噗……”云婉仪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沐纤离嘴巴真毒,一句‘本小姐我不下嫁’直接贬低了西岐太子和狄戎王,直言他们是配不上她。

    “小妹……”云清扬微微蹙眉,看着自家小妹。虽然这沐大小姐话听着是让人痛快,但是这个时候笑,还是有些不合时宜。

    云婉仪忙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眼珠子转了转,表示自己不笑了。

    “离儿莫要胡闹,”皇后厉声呵斥,这臭丫头这么一说,不是将西岐同狄戎都给得罪了吗?

    她转过身看了皇后一眼道:“皇后姑母离儿可没有胡闹,离儿不愿意嫁。但这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皇上要臣女嫁,臣女也不得不嫁。不过,等臣女嫁到,西岐或者狄戎很有可能出现,西岐太子新婚之夜被太子妃刺死在床上,和狄戎大王新婚之夜被王后刺死在床上,这样的情况。”这种事情,她反正是绝对做的出来的。到时候不管是那一国,应该都会跟东陵开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