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购买比例<系统设置,故显示防盗章,请等待72H,谢谢。  珞珈从不怕苦。
没有人能轻轻松松成功,只不过很多时候他们的辛苦付出不被人所知罢了。
在之前接受训练的半个月里,珞珈抽时间把原版11期节目完整看了一遍,对于赛制已经很清楚,每期主题、等级评定、奖励和淘汰制度等都了然于心。
开拍的前两天,是宣传片和宣传照的拍摄。
不过,和很有已经有知名度和粉丝基础的练习生相比,像珞珈这样的纯素人是没什么出镜机会的,基本就是充个人头。
杂七杂八的拍摄结束后,比赛才正式开始。
第一期,练习生以经纪公司为单位进行表演,由导师评定等级,实行分班。
导师一共六个,三男三女,除了谢枕戈,珞珈一个都不认识。
主持人在舞台上BLABLA说了一堆后,第一组表演开始。
其他公司的练习生大都是组团参加,三到九人不等,像珞珈这样单枪匹马的很少,自选座席的时候她留意了一下,好像只有五六个的样子。
对珞珈来说,单枪匹马很好。
她没心思经营什么塑料姐妹情,她只想专注在表演上,即使是在虚拟世界,她也要尽全力做到最好。
没错,她的事业心和好胜心都很强。
96名练习生,分别来自三十多家经纪公司,轮流进行表演,可想而知录制将会有多么漫长。
但不枯燥。
珞珈非常认真地在观看其他练习生的表演。
这是一档女团选秀,除了第一期有个人战,其余全是团战,想赢,单靠自己是不可能的,协同合作才是关键,她必须从现在开始物色队友,因为到后面,个人分数高的练习生是有权利自主选择队友的。
珞珈Vocal最强,Dance次之,Rap最弱,她要找能和她互补的练习生,一起扬长避短。
她默默记住了两个女生的名字,一个叫初音,一个叫祝仙子。
做了三个小时观众,终于轮到珞珈上场。
她从容不迫地走上舞台,站在聚光灯下,面对摄像机,久违地体验到了热血沸腾的感觉。
珞珈上身穿着一件樱花粉的露脐短T,下-身搭配白色百褶短裙,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和白皙修长的双腿都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黑色长发依旧扎成双马尾,不过编成了麻花辫,尽显娇俏可爱。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的脸。
虽然在场近百位美少女,珞珈依旧是佼佼者。
不只是精致的五官,更因为她的眼神和气质,正如林恕曾经点评的那样,“很高级”,令人一眼难忘。
“先介绍一下自己。”主持人说。
“各位导师好,”珞珈开口,声音沉静,毫不怯场,“我叫尹珞珈,是IF娱乐的练习生。”
“IF娱乐?”主持人看向导师席,“是谢老师的同门师妹呀。”
谢枕戈虽然被尊称一声“老师”,不过也只是个二十岁的小鲜肉而已,是他的才华和超高人气把他推到了这个位置,而且他当之无愧。
他看着台上仿佛在放光的女孩子,突然想起那天在林恕办公室里看到的一幕,他轻扯嘴角,似笑非笑:“就算是我亲妹,没实力我照样毫不留情。”
主持人顺势捧了谢枕戈几句,转头对珞珈说:“请开始你的表演。”
主持人下台,音乐随即响起。
珞珈静静地站在那儿,没有任何舞蹈动作。
短暂的前奏过去,珞珈开始唱:“你走向我,我在雪地上放火……”
她一开口,瞬间惊艳所有人。
这首歌的名字叫《雪焰》,是谢枕戈在高二时写的,但是从未正式发行过,所以很少有人知道。
正是这首歌,让尹珞珈无法自拔地喜欢上了谢枕戈。
在校庆晚会上唱歌的少年,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瞬间照亮了少女的心,让她开始了既快乐又煎熬的暗恋。
“天空炸起焰火,像风一样用力抱我……”珞珈唱着,视线扫过导师席,和谢枕戈的视线短暂相撞又迅速分离。
珞珈知道,她已经成功引起了谢枕戈的注意。
表演结束,珞珈毫不意外地得到了导师们的盛赞。
“会不会唱歌,第一句就能听出来。”一位男导师略显激动地说,“刚才这姑娘一开口,音准、气息、咬字、共鸣都非常完美,到了副歌的高音和真假音转换更是无懈可击,最关键的是,她不仅技巧高超,感情也特别充沛,这是专业歌手都不一定能做到的,这姑娘绝对是个天才!”
又被另一位导师夸了一波之后,谢枕戈才开口:“这首歌不是你的原创吧?”
珞珈看着他回答:“我高中的时候暗恋一个男生,他在校庆晚会上唱了这首歌,是他自己写的,我很喜欢,就偷偷学了。”
谢枕戈没再说话,但看她的眼神又有了微妙的变化。
一位女导师说:“你刚才只秀了唱功,没展示舞蹈,能跳一小段吗?”
珞珈便跳了一段网上很火的宅舞,既可爱又性感,台下坐在前排的练习生甚至站起来和她一起跳。
意料之中的,珞珈拿到了A等级。
下台的时候,她路过导师席,能感受到谢枕戈肆无忌惮打量她的目光。
珞珈偏头朝他眨眼一笑,谢枕戈忙挪开眼,假装和旁边的人聊天。
·
录制结束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
因为是第一天正式录制,经纪人于佩特地来探她的班。珞珈刚出来,就被于佩抓住一顿教育:“你怎么回事儿啊?我不是早跟你说过吗,在台上的时候不能只知道唱歌跳舞,要讲讲故事卖卖惨,在台下也是,多和旁边的人说说话,别一直傻坐那儿干看着,你Cosplay雕像呢?你这样怎么能有镜头?走着瞧吧,等第一期正片出来,你除了上台表演那五分钟,肯定就没镜头了。”
“佩佩姐,”珞珈说,“你觉得我今天的表演怎么样?”
“超乎想象的好,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于佩真诚地说。
珞珈看着她:“你说过,想出位,就要用实力说话。”
于佩愣了愣:“实力当然重要,但是……”
“我还有盛世美颜,”珞珈笑着接口,“就没必要再去艹什么小可怜人设给自己强行加戏了,是不是?”
“好吧,你美你有理。”于佩无奈一笑,“以后的拍摄就是封闭式的了,照顾好自己,别生病,训练也别太拼命,等你出道那天我们再见。”
“好。”珞珈笑着说。
送走于佩,珞珈独自回宿舍。
路过宿舍楼下的一辆保姆车时,车门突然拉开,珞珈猛地被拽进去,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一个男人怀里。
珞珈以为是林恕,抬头一看,却是谢枕戈。
谢枕戈开门见山地问:“你到底是谁?”
珞珈笑着说:“你很好奇吗?”
“别跟我卖关子,”谢枕戈说,“回答我的问题。”
珞珈说:“我叫尹珞珈,A市人,和你是高中同学,这个答案谢老师还满意吗?”
谢枕戈看着她:“可我不记得你。”
“我高中的时候又胖又丑,谢老师当然不会记得我,”珞珈也看着他,“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会记住我的,对不对?”
谢枕戈扭头看向窗外:“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再讲什么暗恋故事,虽然知道《雪焰》这首歌的人很少,但并不代表完全没人知道,万一被人扒出点什么,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珞珈之所以选择《雪焰》,就是想被人扒出点什么,至于这对她有没有好处,谢枕戈说了可不算。
“谢谢谢老师提点,”珞珈乖巧地说,“我记住了。”
“还有,”谢枕戈转回头看着她,“你有一句歌词唱错了。”
“哪句?”珞珈不耻下问。
谢枕戈说:“天空烧起焰火,像风一样拥抱我。”
珞珈说:“我是跟着同学录的视频学的,很多歌词都听不清楚,只能自己猜。”
谢枕戈顿了顿:“你高中哪班的?”
珞珈说:“七班,就在你隔壁。”
谢枕戈又看她一眼,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珞珈又说:“那时候我们班百分之九十的女生都喜欢你。”
谢枕戈不自在地咳嗽一声,欠身把车门拉开:“你可以走了。”
珞珈听话地下车,还没来得及说声“再见”,车门就“嘭”地一声合上,紧接着便开走了。
珞珈心情很好地哼着歌回宿舍去了。
·
录制和训练几乎占据了所有的时间,珞珈把剩下的时间全都用来睡觉了,舍友给她起了个外号叫“睡神”,珞珈欣然接受了。
第一期节目正式上线的时候,96名练习生聚在排练厅里一起看。
于佩没猜错,除了上台的五分钟,珞珈的镜头少得可怜,零零散散加起来恐怕一分钟都没有。
节目最后公开了实时名次,上位圈几乎全被有知名度的练习生占据,珞珈是第49名。
但是节目播完后,珞珈却火速登上了微博热搜。
她的表演视频被一个粉丝五百万的音乐博主单独截出来发了条微博。
梁三日:96个练习生,我只记住了她。5分钟之内,我要这个女生所有的资料!@X-Girl官博
[视频]
这条微博的转评赞一路高歌猛进,迅速破万。
一只喵:谁都别拦我,我要PICK她!
我是你妈呀:这个小姐姐长得好好看,我爱上她了。
安非他命:被最后的舞圈粉了,滚去投票。
嗨呀: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太好听了。
枕戈待我:是我家小哥哥的师妹哎,必须PICK,安排!
Swagg:我好像看过她的直播……
等到第二天,珞珈直播时的各种视频已经满天飞,唱歌的,化妆的,甚至睡觉的,评论里除了吹唱功的就全是舔颜的,热度居高不下。
第三天,谢枕戈担心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他在高中校庆上唱《雪焰》的视频被人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