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此章节暂时无法显示,感谢小天使的厚爱,请稍后阅读么么哒  而顾央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让这份情愫在他心中生根发芽,除不去、拔不出。
她从不自诩正义,也无法说这样谋求一份感情没有丝毫的错误。她比任何人都明白以真心换真心的道理。
她会对江景笙好,会对以往以至以后的任何攻略对象好,但她不会爱他们。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她不是没有爱上过攻略对象,在那样遥远的记忆里,她爱过、恨过、疯狂过、放弃过,然而没有什么比时间更残忍,在漫长的时光里,多么刻骨的爱恨都会消磨,化为如水的平淡。
她已经很难再爱上一个人了。
顾央平复了一下纷扰的心绪,也没有起身,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开始刷微博。
因为顾央回国与L.Y.续约,并且还参演了现在的热播剧《乱世》中让人又爱又恨的女二号花月色,微博里现在是格外热闹。
陛下我要给你生猴子:啊啊啊啊啊啊!!!陛下美哭!!不要打扰我!舔屏中……
央小央:求合体!求面基!各位请赞我,谢谢!
月下花色凉:嘤嘤嘤……上一集看得好揪心,想一想咱女神在没有人的地方看景大的那种眼神……人家又要嘤嘤嘤了……哎呀不行,让咱去哭一会儿。
戒色:+1
花儿你怎么那样红:+10086
花魁央:(╯‵□′)╯︵┻━┻央央你快点去把景大抢回来,咱用美貌分分钟秒杀叶晓!
顾央看到这里微微笑了笑,指尖一动点了个赞。
于是花魁央疯狂了。
花魁央:啊啊啊啊啊!!!!我没看错吧?!!!陛下你赞我了?!!!是吧是吧,陛下你快去把景大抢回来做正宫凉凉!!!!@Lvy.顾央
@Lvy.顾央:嗯,好。//花魁央:啊啊啊啊啊!!!!我没看错吧?!!!陛下你赞我了?!!!是吧是吧,陛下你快去把景大抢回来做正宫凉凉!!!!@Lvy.顾央
花魁央原本是将现实名字代入角色的评论,没想到顾央不但点了赞,还回复了这样的一句话。于是这短短两个字立即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然而真正让人疯狂的却是接下来的两条微博——
@Elson.江景笙:色儿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Lvy.顾央:嗯,好。//花魁央:啊啊啊啊啊!!!!我没看错吧?!!!陛下你赞我了?!!!是吧是吧,陛下你快去把景大抢回来做正宫凉凉!!!!@Lvy.顾央
@Lvy.顾央:奴知错,请公子责罚。//@Elson.江景笙:色儿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Lvy.顾央:嗯,好。//花魁央:啊啊啊啊啊!!!!我没看错吧?!!!陛下你赞我了?!!!是吧是吧,陛下你快去把景大抢回来做正宫凉凉!!!!@Lvy.顾央
其实这只是一段很平常的互动,看过《乱世》的粉丝还知道这是前几集中,花月色想为穆君安出谋划策却遭穆君安怀疑的一段台词。然而,当这段对话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想太多。
这可是24K纯金的秒回啊!
陛下威武:我似乎……发现了jq?
戒色:+1
景色知年华:这绝壁是有jq啊,没有人看到我的id名么?它代表了真理……#深沉脸
景公子:如果是央女神的话——伦家就勉为其难地把我家老公让给你了!不用谢~#微笑
山上一根毛:我居然同时失去了我的男朋友和女朋友!!!!
……
我心向水沟:难道只有我关注了“责罚”这两个字?景大要怎么责罚啊?#猥琐脸
千年一井:楼上的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因为顾央和江景笙的微博互动,顾央的粉丝“后宫”和江景笙的粉丝“笙箫”全部都热烈起来,当然,《乱世》播出后发展壮大的“暮色cp”粉那更是激动万分。
于是.......下面的评论就开始歪楼了。
韶颜倾城:不要啊,陛下!你不是说你最爱的是臣妾吗?!当初宠着臣妾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现在不喜欢人家了,就让别的人当!皇!后!(;′⌒`)
月下花色凉:楼上的是不是抽风!咱们陛下雨露均沾,恩宠四方,什么时候独宠过你!景大,后宫欢迎你~@Elson.江景笙
央小央:求婚纱照!求喜糖!求福利!_(:зゝ∠)_
......
然后下面的评论都歪到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有婚纱照,什么时候生孩子,生的孩子跟谁姓上面去了。虽然有几个蹦达蹦达不情愿的,不过因为顾央和江景笙的粉丝团都是妥妥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男神女神在一起才是最完美的”,一个个都给喷了回去。
“景笙,我上次不是和你说过了的吗?怎么就不到一天的时间,微博上面又扯把你们俩扯一块去了?!”兰姐也是看着江景笙成长成现在这副模样的,不仅将他视作自己的艺人,更是亲人、弟弟。她一直觉得江景笙应该是拎得清的,不然也不会成为当红的影帝,只是看了微博上他和顾央的互动,又有点怀疑他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这劳心劳力的操心命哦,只能再过来和他说一遍。
“兰姐,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江景笙一身玄色暗纹捻金镧袍,手上拿着的平板显示的正是微博的页面。他抬起头,唇边还残留着弯起的弧度,清浅的眸子一如既往地含着温和的笑,再平常不过的姿态,却莫名地显出几分与往日不同的认真,“兰姐,我想试一试。如果不行,我会放弃的。”
兰姐一时间怔愣当场,忽然就觉得眼眶有些湿。
江景笙成为影帝这么久,众人都看得到他的优雅、成功,看得到他的出色和优秀。只有她,一直记着的还是那个小餐厅里笑容清润的侍应生。
那时候她刚和丈夫离婚,事业也处于低谷期,一个人躲在小餐厅里流眼泪。
直到有人递来的一张纸巾。
她劝说他进了演艺圈,看着他摸滚打爬。第一次进剧组遭人嫉妒,原本就简陋的戏服被人撕得一条一条,导演理所当然地删了他的戏份,即使他在拍戏前将一个小小的场景练了一遍又一遍。她在杂物间里找到他,昏暗的空间里,十七岁的少年身形还有些单薄,她心一软,告诉他不用再淌这趟浑水。也是那时候,他对她说“兰姐,我想试一试”,然后咬着牙走到了现在。
一样认真地语调,一样的神情,隔着时空的画面在脑中渐渐重合。
兰姐沉默了半晌,终于微微叹了口气,“好,我知道了。公司那边,我......会帮你的。”
江景笙淡淡笑起来,“谢谢你,兰姐。”
顾央到片场的时候江景笙正在拍戏,一片低迷的士气之中只有那个玄衣玄裳的身影颀长而从容。她淡淡向兰姐打了招呼,把带来的保温桶递给她,就回化妆间上妆换戏服去了。
江景笙拍好这一段下场,兰姐有些无奈有些戏谑地扬了扬手上的保温桶,玩笑道,“顾影后的爱心煲汤果然还是有用的,我看你这段时间胃病都一直没有复发。”
江景笙笑笑,“她来了?”
“见色忘友!”兰姐佯怒,下巴还是朝化妆间的方向扬了扬,“去做造型了。”
江景笙颔首,转身走向化妆间。
片场里其他人都是一副看jq的神情,不过顾央和江景笙本来就是同用一个化妆间,他现在的行为确实算得上合理,不过没人相信就是了。
顾央已经换好的戏服——浅紫滚边素纱配着一袭妆花纱彩云白鹇百褶长裙,正由着CICI给自己上妆,见江景笙进来了,示意般地向镜子里眨了眨眼。两人之间的相处算是毫不避讳,CICI一边给顾央点着淡青色的眼影,一边促狭道,“顾小姐江先生你们再等一等,还有一点点就化完了。”
江景笙也不窘迫,点了点头,在顾央身边坐下来,拿出手机看微博。
“礼物。”顾央将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放在江景笙面前的台子上,江景笙抬眸,CICI已经化完妆出去了,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关好了门。
江景笙眉微扬,“谢谢。”
顾央偏了偏头,“不看看是什么?”
江景笙温文笑了笑,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瓷白的杯身和杯身上栩栩如生的绘纹,正是昨天顾央家里的那个杯子。江景笙将杯子取出来,一时间心中五味陈杂,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原本就是送给我的?”
顾央颇有深意地弯起唇角,道,“原本是想昨天就送给你的,不过不小心睡着了。”她含笑对上他看过来的视线,顿了顿,又继续说,“当初做这个杯子的时候,就觉得你应该会喜欢。”
江景笙微微一愣,继而微笑起来,犹如山水画卷上化不开的墨。
“嗯,我很喜欢。”
顾央站在门边,顺着一道极其灼热不容忽视的视线望过去,正对上女孩子微微瞪圆的杏眼。
即使不用系统提醒,顾央凭着多年的经验也能猜出这个女孩子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秦夕夕。
弯了弯嘴角,看着秦夕夕如受惊的小兔子般急忙转过脸,顾央的目光随即落到坐在另一边休息的男人身上。
他靠坐在椅子上,头微低,墨黑的碎发落下来,从顾央的角度只能看到他显得极为秀挺的鼻梁。他像是在翻剧本,十指修长,穿着黑裤的大长腿闲适地伸展着,显得极为专注。
他就是江景笙。
顾央微微笑了一下,继而径直走到江景笙身边,相当自然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江景笙没有注意到她,顾央也不在意,她清楚江景笙在揣摩剧本时都是全身心投入,因而并未出声打扰,同样拿出剧本翻看起来。
而站在另一边的秦夕夕仍然沉浸在“啊啊啊啊!女神竟然对我笑了!卧槽女神真人美哭!!”的激动情绪中。
坐在一起的两人分明没有任何交流,却无端地有种和谐奇异的氛围。
这种奇异的氛围一直持续到开机仪式正式开始。
江景笙听到经纪人的提醒放下剧本,微微侧头便看到了身边的女子。
只一眼他便认出了她是被誉为“最年轻影后”的顾央,三年前忽然宣布息影后出国,前不久又突然复出。
说起来,他其实还应该叫她一声前辈。
这些念头都在一瞬间一闪而逝,下一刻,顾央已经抬起头来。
江景笙唇畔弯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带着浅浅温柔,“顾姐,幸会。”
因为刚才江景笙一直低着头,顾央这时才真正看清面前人的容貌。
他很白,五官并没有一看就让人惊艳的侵略性,眉毛不浓不淡,眼略偏狭长,唇色浅淡。其实这张脸在不笑的时候会显得极为疏远清冷,可只要微微笑起来,便会给人一种情深如许的错觉,极尽温柔。
这样如同溪水般包容的温柔,或许也正是江景笙的粉丝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合作愉快,Elson。”顾央也礼貌性地笑了笑,显得没有过分亲近也没有不近人情。她微微颔首示意,便向会场中央走去。
顾央十分清楚江景笙这种人,表面上温柔随和,但身为孤儿的遭遇和在娱乐圈的摸滚打爬早已让他看清了人情冷暖,把自己与他人的距离保持在一个度上。如果表现的太过热情,只会徒添不适反感。
《乱世》的导演姓陈,之前曾和顾央有过合作,因此对于投资方要换女二号的要求没有什么太大的不满。他稍微说了几句,随后是剪彩上香,最后才让演员一一站好接受媒体采访。
轮到顾央的时候,一个记者问道,“顾影后已经息影三年了,这次饰演的女二号花月色还是一个性格与你的女王性情完全相反的人,请问顾影后有信心能演好这个角色吗?”
这已经是有些尖锐的问题,顾央却也不恼,显得冷静而淡然,“你所说的女王性情,是源于粉丝们对我饰演的第二个角色的喜爱。作为一个专业的演员,我的本职就是演绎出不同角色的生命,并赋予她们灵魂。而至于我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我想,这在三年前就已经被证明了。”
那记者还想问下去,却被一同来的同伴拉了出去。
顾家的大小姐,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开机仪式后两天就是正式开拍的时候。顾央在Zeno的陪同下早早到了片场,然后发现来的早的不止她一个,还有向来被称为楷模的江景笙和一进门就拿亮晶晶的眼神盯着她看的秦夕夕。
顾央微微有些无奈。
虽然她清楚秦夕夕一直将自己视为女神,但没有想到是这种狂热的地步,没看到一旁男主的脸色都不太好么。
但想归想,顾央还是微微弯了弯唇角,道,“小江,夕夕,言先生早。”
江景笙闻声抬起头来,极短暂地一愣后浅浅笑了笑,“早。”
而秦夕夕已经再次陷入了“卧槽女神对我笑了,卧槽女神竟然跟我打招呼!!!!!”的无限循环中。
片场有专门为演员设立的化妆室,像江景笙、顾央这种有影响力的演员和一些老资历的演员分到的一般都是场地大设备全的。除了一些不太出名的小演员小龙套是挤在小型化妆室或者杂货间里化妆,其他的演员都两人或三人分到一间化妆室,以供化妆、更换戏服和休息。
而顾央则正好与江景笙共用一个化妆室。
顾央在化妆室的黑色皮制靠椅上坐下来,目光扫过一旁已经拿过来的戏服。
天水碧菱纱绣缠枝莲纹收腰广袖长裙,外罩青色滚边的雪纱,梳妆台上还放着相配的碧玉水滴耳坠和青莲缠枝银簪。
这次剧组的投资很大,道具和戏服也是经过精心设计与制作了的,这一套素淡的戏服的做工也是极为精致,仿佛能透过它看到尘封在千年以前的往事。
《乱世》这部电视剧是以架空王朝的七国之乱为背景,讲述在烽火之中的家国情仇,勾心斗角,坚持与放弃,爱与恨,隐藏在人性中的光明与黑暗。这是一部不单单讲述爱情的影视作品,每一个角色都有其特点和特色,足够抓住观众们的眼球,因此当拍摄的消息一放出,就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女主秦夕夕也正是靠着这部电视剧在之后的剧情中离影后之位又进了一步。
而顾央饰演的,则是这个故事中的女二号,清倌花月色。
花月色作为《乱世》中除去男女主戏份较多的女二,其本身也是一个具有鲜明特点的人。女主叶小小是七国之一南国丞相的女儿,性子精灵古怪,不像是一般的大家闺秀。也正是因此,在七国之战爆发后不久,叶小小便背着自己的家人女扮男装去了边城,想要为南国出一份力。于是叶小小便在边城遇到了守城的三皇子穆君安。
穆君安是一个城府心计都很深的人,偏偏又温和无害。再发觉女主女儿身后不动声色地试探,两人在同生共死无数次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有成眷属的,自然也有黯然离场的。
花月色就是那个黯然离场的人。
身为女主同父异母的姐姐,同人不同命。因为花月色的生母是低贱的妓子,丞相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女儿,更别说给予像叶小小一样的宠爱。花月色自小在青楼里长大,见惯了人世冷暖,心性极为凉薄。只是为了能在青楼里活下去,她学会了与人虚以为蛇,学会了察言观色,披着忧郁柔弱的皮在青楼里混成了头牌,是谁都会给几分脸面。
她本以为自己一生就要这样度过了,然而在战事开始后不久,她被敌军选中作为探子送给了穆君安。花月色没有什么护国大志,她只要活命,于是便以二皇子送给男主的美姬的身份来到了边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