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如念就站在那里,自然可以感觉到南予乔的目光,缓缓低下头的时候,发现她正定定的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
温如念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这是他买给我的,我们在巴黎的时候。”
南予乔的手,突然握紧了起来。
而宁子自然也是看见了那项链,气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这陆瑾言是想要搞批发吗?”
南予乔却不多说什么,上前将宁子的手直接扯了过去,“我们走吧。”
“不是,乔乔,你没看见她那嚣张的样子!换做是我,一个耳光就直接抽上去了!”
“宁子,其实这个世界上,出轨的人那么多,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有时候错误,不一定非在那个第三者的身上。”
“什……什么意思?”
“错的人,其实是背叛了婚姻的那个人。”南予乔转过头来看着宁子,认真的说道。
宁子还是生气,“乔乔,你少来跟我说这个,最开始的错误当然是出轨的人,但是那个明明知道对方已经结婚还贴上去的人,没有错吗?”
南予乔无言以对,这个时候她也不想要和阿宁讨论婚姻观,只转身,“反正就这样,我们走吧!”
宁子还是忿忿不平,但是南予乔的样子她就算是想要说什么,此时也只能压下,眼睛看了一眼身后的餐厅,突然想起了什么追上南予乔的步伐,“乔乔,周末你跟我去个地方吧?”
……
第二天,南予乔刚刚到杂志社的时候,只听见了“嘭”的一声巨响,她猛地抬起头来,无数的礼花就这样洒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围着她,“经理!庆祝我们成功渡劫!你知道吗?这一次的杂志一推出,直接上了行内的销售榜!而且下一期的广告什么的,都已经有了眉目!”
众人吱吱喳喳的说着,脸上都是明显的兴奋,南予乔看着的时候,脸上也是盈盈的笑容。
“经理,你的额头怎么了?”
琳琳的话说着,伸手就去拨她挡在前面的头发,南予乔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在看见上面的伤口时,众人顿时变了脸色,“呀,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不小心磕了一下,这样,你们先去工作,晚上我请客吃饭吧!”
话说完,南予乔也不等他们回答,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在那上面放着的,是这一期的杂志。
上面陆瑾言的脸庞,俊逸冷冽,却让人无法移开眼睛。
南予乔突然就觉得讽刺。
自己努力了那么久的事情,他还不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全部搞定。
然后南予乔想起来的,是那一次他对自己说的。
他说,讨好他就够了。
怎么讨好他?
在他的眼睛里面,可能自己做什么,都是错,她所有的坚持在他的眼睛里面,不过是笑话一场。
南予乔将杂志放在一边,打开电脑。
在看见上面弹跳出来的万博体育平台时,她整个人顿时僵住。
“影视新星温如念背后金主曝光,杳城钻石王老五陆瑾言!”
而上面刊登着的,是温如念和陆瑾言的照片,背景是在……巴黎。  庆功宴的地点定在了火锅城,南予乔定了一个包厢,下了班之后就直接带着人过去。
“说起来经理,你是怎么搞定陆瑾言的,我听说之前电视台都撬不动他,他怎么就答应你了呀?”
琳琳的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南予乔。
她还没有说话,旁边的人已经说道,“我知道了,肯定是经理长得好看,所以陆总这才答应了,而且还给我们投资了!”
“这……我觉得应该不是,你们今天没看万博体育平台么?陆总和温如念好像才是那关系。”
听见这句话,南予乔的手不由扣紧了手上的酒杯。
“说的也是,不过这也不奇怪,陆总这样的男人,就算是有十几个的女人也不奇怪。”
“好了别说了,点菜点菜!”
南予乔对吃没有什么热衷的,在后面别人要她点菜的时候,她只要了几瓶酒。
杂志社除了司机是清一色的女将,因为经营不善的原因,从当年的几十人只剩下不过十个人,南予乔站了起来,举着酒杯,“感谢各位对我的不离不弃,这一杯,我敬你们!”
“干!”
“呕……”
南予乔趴在洗手台上,胃里面翻涌的东西和脑袋的疼痛让她整个人站都站不稳。
有人敲着门,“经理?经理你没事吧?”
南予乔想要说没事,张嘴却又吐了出来,小腹下更是一阵的绞痛……
“完了,经理将一个人锁在里面这么久,不会出事了吧?”
“呸呸呸,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通知酒店的人过来开门啊!”
有人很快就镇定下来,琳琳听了,转身就跑。
电梯门开的时候,她也没多看,直接冲了进去。
在她差点撞上面前的人时,一只手将她一把扯开。
琳琳抬起头,却发现是两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陆……陆总?”因为震惊,琳琳说话都开始结巴了起来。
陆瑾言转头看了她一眼,他认了出来,这是南予乔的秘书,此时在她的脸上,是一片焦灼。
“你怎么了?”
听见陆瑾言的话很久之后琳琳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问自己。
她的手一把将自己的裙子抓住让自己镇定下来,看着陆瑾言说道,“我……我要去找酒店的人,我们经理……将自己关在厕所里面了。”
“你说什么?”
陆瑾言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琳琳被吓了一跳,还没说什么,陆瑾言已经将她的手一把抓住,“她人呢?”
……
“琳琳,人……”闵瑶看见琳琳过来,正想要问人找到了没有,却发现了琳琳身后的陆瑾言。
“陆总……”
闵瑶愣愣的说了这么一声,其他人也立即看了过来,然后,那原本围在厕所门口的人自动给陆瑾言让了一条道出来。
“她在里面?”陆瑾言转头看向他们。
那目光,让闵瑶不由顿了一下,随即点头,“对,经理已经在里面很久了,我们叫她她也不回答……”
闵瑶的话还没有说完,陆瑾言已经抬脚,直接将门踹开!
在看见里面的一幕时,琳琳直接尖叫了起来。
南予乔正躺在地上,脸色是苍白的一片,而在她的身下是一片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