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京都大酒店这个名字,土得就像“XX镇小饭馆”一样。但当这个XX镇换成京都两个字,立刻就无法控制地,变得高大上起来。
它可是以京都命名,代表着整个国家!
主要的作用,就是接待来自各个国家的各位来宾,还有各界的泰山级人物,比如她们校的校长。
对,必须像泰山那样重。
仅仅一个重量级人物,在这里,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这地方,颜好好还真的没资格来。
“司首长,我们吃顿普通的饭,就好了。我知道学校旁边就有一家小饭馆,蛮好吃的,还便宜,我们……”
颜好好本来想说回去吧,可是一想到刚才路上堵车的艰辛,这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而且现在已经12点了。
别说司南会嫌烦,就连她自己,都会觉得像个神经病。
颜好好现在,就是个迷茫三连表情包: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该干什么?
司南,却不容置疑地抓住了她的手,强制性地牵着她,往前走。
颜好好本来是想挣扎一下的,可是前方的侍者看到他们动了,赶紧走上来,接待他们。真不知道是该夸他服务态度好,还是该骂他不长眼好。
最后,颜好好就这样一脸懵逼地坐在了椅子上。
这里的家具,也真的很好。
桌椅上,全是镂空的木雕,层层叠叠,很复杂,很好看。桌椅的材质,也是上好的红色木头,很光滑,泛着淡淡的光泽。
旁边的小茶几上还摆着绿植。
总之,从天花板到地板,都透露着高端。
颜好好坐在这里,忍不住紧张。
然后,侍者本着女士优先的绅士风度,将菜单奉上。
颜好好看了一眼,突然更慌了。
菜单,很厚,菜式之多,需要好几页目录,才能将它们分门别类,列得清楚。而缤纷鲜艳的图片和菜名后面,竟然没有价格。
难道有钱人吃饭都是这样,只问菜式,不问价格?
好像也对。
反正,有胆子踏进这里的人,总不会付不起一道菜钱。
既然司首长特意带她到这么高端的地方吃饭,那么颜好好,也一定会争气,不会露怯,更不会给他丢脸!
她找出自己喜欢的两道菜,然后把菜单递给司南。
结果,司南也点了两道。
侍者微微弯腰,然后站直身体,离开。
颜好好刚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见司南在旁边问:“你很紧张?”
颜好好纯粹是下意识反应,顺嘴就答:“没有没有,我一点也不紧张。”
司南,却只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的手冰凉。”
无情戳破!颜好好摸了摸自己的手,觉得,既然都被揭穿了,那就没什么装下去的必要了。她点头承认:“京都大酒店对我来说,就像郑楚生挂在嘴上的玩笑一样,是个万博体育平台上才会出现的地方。那个,你知不知道,在
那天晚上,我其实是去参加研讨会的。”
“哪个晚上?”
司南盯着她,明知,故问。
颜好好努力提醒自己,不要脸红,一定要把身份差距这个问题,在司首长面前摆出来!
“就是,我和你第一次遇见的,那个晚上。”
“嗯?”
司首长上挑的尾音,就像羽毛,轻轻掠过她的心。
瞬间,那个晚上的回忆,和身体的欲望一起,被腾地点燃!
颜好好知道自己的脸又红了。但是,她才不会给自己出丑的机会。
颜好好果断伸手,举起旁边厚重的菜单,隔在了她和司南中间。就让她学司先生那样,用面具,当作遮掩自己的脸好了。
喜怒哀乐,别人全都看不见。“司首长,我想说,我一个月生活费1500元,上次那个酒店,是我凭着优秀学生的身份才能去。那里住一晚,就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所以像首都大酒店这种地方,在30岁以前,如果没有您,我就算拼死
拼活,也没资格来。而且我现在真的很丑,没打扮过,所以会紧张。”
然后,她很坚决道:“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像个军人那样,挺直腰板,不会畏畏缩缩,给你丢人的!”
司南听完,应声:“嗯。”
他说,嗯。
颜好好惊讶地放下菜单,盯着他的脸,使劲看。男人英俊的面孔上,没有任何瑕疵,嘴巴,鼻子,眉毛,每个细节都是那么精致好看。
一双眸子,也同样盯着她。
很认真。
“别忘了,你是我夫人。”
别忘了,你是我夫人。
这句话,由他说出来,竟然像滚烫的烙铁那样,深深地在颜好好的脑海中,打下了烙印。
之后,她一直都是懵懵的,耳边,不断回响着他的那句话。连食物是什么味道,都没尝出来。
夫人,他对江黎也说,她是他的夫人。
可是她已经结婚了,他对她的维护,算什么?即使,她和司先生之间没有任何感情,更没有发生任何关系,但这些,司首长都不知道。
这,到底算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她该彻底放下防备,张开双臂去迎接吗?还是该说清楚,干脆地拒绝?
颜好好觉得,自己真应该点一道熊心豹子胆吃吃。
这顿饭,完全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结束。两个人,四道菜,刚好够,完美地履行了现在正提倡的“光盘行动”。
颜好好想偷偷打个嗝,谁知根本没控制住,竟然发出了声音。
她赶紧转头看司南,却发现,他正看着她,微微笑。颜好好的脸,立刻腾地烧红了。
不行,真不能再待下去了。他们本来就是出来吃饭的,为防节外生枝,她现在,就应该立刻找个借口,回学校才对。
谁知借口还没想出来,司南就先于她开了口:“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
这口吻,跟郑楚生训练他们的时候,一模一样。
颜好好早已养成了条件反射,站起来大声道:“好的首长,我一定完成任务!对了,请问,是什么任务啊?”
司南微微颔首:“陪我逛街。”
“逛街?”
颜好好下巴都要惊掉了。逛街在大众眼中,已经默认了,是女人的特权,男人都是跟在后头拎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