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阎霆轩才知道,沈新月居然是南宫宸的私生女,这次回国,就是为了给她物色男朋友。
整个龙城的单身男性都趋之若鹜,且不说沈新月长相身材不差,光是结婚后能继承南宫家遗产这一点就足够有诱惑力。
但阎霆轩觉得自己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手段,沈新月成为MOON的总经理,和MOON的合作持续了三年,随便找个理由想见她都是不难的。
某个下午,阎霆轩无聊地呆在办公室翻看文件,不时就望望墙壁上的时间,觉得时间从未过得如此慢过。
所有能翻看的文件都看了一遍,正想再来一遍的时候,沈新月终于来了。
阎霆轩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心想他果然猜得没错。
今天的她穿着一身干练的纯白职业套装,但胸口袖口的位置装饰了黑色的蕾丝花边,显得更加优雅知性。
“阎先生,你要的东西。”沈新月没好气地将一叠文件摔在他的办公桌上,“我可以走了吗?”
她看起来很是不耐烦,感觉做这些事情都是他在逼着她。
不过盯着她那张生气的小脸,阎霆轩的心情倒是好了许多。
本只需要花费十几分钟就能浏览完的文件,阎霆轩足足看了两三个小时,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沈新月觉得自己今天能吃下三碗饭。
“为了答谢沈经理帮我送的文件。”阎霆轩慢条斯理地合上文件起身,“晚上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沈新月冷着脸道:“不用了,我晚上回家吃。阎少的饭局太贵,我怕还不起。”
“哦,是吗?”
阎霆轩逐渐逼近,沈新月只能不住往后退,最后退到已经靠在墙壁上,身后已无退路。
她以为阎霆轩会对她做什么,没想到他只是抵住她的下巴,在她嘴角蜻蜓点水了一下。
“新月,原谅我好不好?”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炸开。
沈新月猛地推开他,红着脸跑出了办公室。
即使那一颗心已经千疮百孔,不再跳动,听到那句话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了起来。
回到家后,穿着泰迪熊的小奶包扎着摇摇晃晃的冲天羊角辫朝她跑过来,一把就抱住了她的大腿。
“慕月有没有乖乖听老师的话啊。”
拧了拧女儿的小脸,沈新月感觉周遭的疲惫都消失不见了。
三年前,为了让她和阎霆轩和龙城断得干干净净,父亲才撒了那个谎,说她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但其实孩子并没有流掉,父亲说宝宝很勇敢,一直在努力,所以最后在医院的尽力抢救下她和宝宝都成功度过了难关。
本来她就想带着女儿呵父亲在瑞士过着平稳幸福的生活,但父亲的身体愈发不好,也想要落叶归根,她才决定回到龙城。
有些时候,你本以为你已经放下了的东西,不会再泛起波澜,但当你再遇到的时候,也还会心跳加速。
……
阎霆轩望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奶包颇为头疼,这个小丫头自称是他的女儿,非要赖在他的办公室不走。
不过那小奶包的眼睛却是有几分熟悉,坐在沙发上看他工作,不吵不闹也不哭,就一个劲儿地打量他。
发现目光被捉到后,就低下头装作玩手指的样子,等阎霆轩没注意她后,又抬头继续打量。
“我有那么好看吗?”他终于问道。
“嗯。”她开心地回答,“和我爹地长得一样好看。”
他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难怪他会对这个小丫头感到亲切,如果他和新月的孩子还在的话,也是这般大了。
快下班了,阎霆轩让劳拉带着小奶包回家,她一个人出来,要是不记得家住哪儿,就必须联系警察局了。
但小奶包不依,说自己知道回家的路,非要阎霆轩送她回去,阎霆轩盯着小奶包撒娇的小脸,竟鬼使神差地把她抱进怀里,亲自带她回家。
不过,按照小奶包提供的地址,当阎霆轩看到门打开后露出的那张焦急的脸后,僵在了原地。
沈新月什么时候有了孩子?而且年纪如此巧合。
阎霆轩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又想大哭一场,又想大笑。
从此以后,他隔三差五就找名义去看小奶包,虽然沈新月很反感,但最后都无可奈何。
因为小奶包也很喜欢阎霆轩,甚至还不惜为了一顿哈根达斯出卖她的行踪,沈新月突然觉得女儿根本不是什么贴心小棉袄了!
但很快,阎霆轩就发现方天麒的势力又在隐隐作祟。为了沈新月和女儿的安危,他渐渐疏远了她们。
只要她安全,他也就没什么顾忌了,和方天麒的账始终要清一清。
两方交火,剑拔弩张之时,沈新月却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他知道,她中计了。
但情况危急,若是一不小心,可能会搭上她的性命,阎霆轩冷厉地扣动扳机对准了她的心脏:“宝贝,陪我或者去死,你只能选一个。”
“阎霆轩,你疯了吗!”她惊恐地看着他。
是啊,他是疯了。
要不是疯了,又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疯女人,又不温柔又不体贴,脾气还那么大。可他就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甚至觉得还不够,还想连着下辈子的份儿继续喜欢她。
两道枪声响起。
他无力地倒在了地上,胸前绽开了血色的花,耳畔突然传来了女人撕心裂肺的喊声,好像有什么缺了一块的东西重新回到了他的心上。
这次,他终于不会成为她的负担了。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再睁眼,却看到了头顶那张熟悉温柔的小脸,上面写满了焦急和心疼。
“既……既然你醒了,那我就走了。”她眼睛还红通通的,提起包就要走。
但小奶包却不让她离开:“妈咪,你不是说爹地是你的小心肝,小宝贝的吗?”
他看到沈新月的脸倏地红了。
就这样,沈新月就带着小家伙以照顾他的名义赖在了阎府。
本来沈新月想着,等他的伤好后就离开,可阎霆轩的伤似乎故意好得很慢很慢,好不容易看着快结痂愈合,又不知道在哪里碰了摔了。
随着阎慕月慢慢长大,阎霆轩越来越觉得这个混世小魔王是上天派下来惩罚他的,不然怎么会每次他想和老婆亲近的时候,她都能蹦出来,还臭着一张和他相似的冰山脸,挤到他们俩中间。
听说今晚有百年难得一遇的狮子座流星雨,于是阎霆轩便抱着沈新月和慕月去楼顶看流星雨。
小奶包熬不住已经睡了过去,阎霆轩不满地蹭了蹭中间的电灯泡:“老婆……”
沈新月却不打算搭理他:“小声点,别吵醒了女儿。”
然后面无表情地补充了一句:“还有,谁是你老婆,我还没答应要嫁给你呢。”
阎少却并不打算就此放弃,他卷着毯子继续蹭:“老婆,我们再要一个吧。”
“手不要乱摸。”
“没事的。”
“阎霆轩!你……嗯……”
“乖啦,小心吵醒了女儿。”
他就不信,有了这些小拖油瓶她还舍得离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