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防盗时间48小时,在此感谢小天使支持。
拍戏前,沈温欢是这么想的。
拍戏时,沈温欢满脑子只有把柳棠痛揍一顿的想法。
“咔!重新再来!”导演不知第几次这么喊了,围观群众大致也明白这个形势,但没人敢做声。
柳棠拍这段戏十分轻松,不过是跑几步,然后撞一下沈温欢即可。她跑步倒是跑得标致,可她撞人的时候,不是用力过猛就是大手大脚。
沈温欢就这么平白无故地从半人高的台阶上摔下来数次,现下她的膝盖已浮现淤青,浑身关节都在发酸发痛,磨得她大汗淋漓。
沈温欢接过林婧递来的水,做了个深呼吸。
林婧有些咬牙切齿,“说真的,要不然就不拍了,咱没必要受这么大委屈。”
沈温欢轻轻摇头,将瓶盖拧好,“她会后悔知道这件事的。”
林婧困惑:“知道什么?”
“知道,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她说着,云淡风轻地笑了笑,却让林婧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记得上次她看到沈温欢这个笑容,是在沈温欢和她同父异母的哥哥沈放,大打出手的时候。
后来,沈放进医院了,再也没敢找过沈温欢的茬。
林婧不知道假好人动真格是什么后果,但她清楚,沈温欢动真格的后果。
所以,她在心底默默为柳棠点了根蜡。
一旁休息的柳棠神色得意,慢条斯理地抿了口美容花茶,从容不迫的模样毫不心虚。
“记得适可而止,不然传出去对你的公众形象不好。”经纪人蹙眉提醒她,却被她恶狠狠地瞪了回来。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柳棠满不在乎的摊手,红唇微勾,笑容恶劣:“整个剧组都是我的人了,我怕她一个小跑龙套的?”
经纪人叹息一声,不再多言,而是盯着某处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柳棠却突然出声:“对了,沈温欢的底你查出来了吗?”
见经纪人摇头,她不禁气得骂了句没用,尔后听到导演召集演员,便放下茶,施施然起身走了过去。
所有演员就位,沈温欢也站好了位置,对导演比了个OK的手势,笑容如常。
“Action!”随着导演话音落下,人群拥挤,将柳棠向后推。
柳棠惊声尖叫,沈温欢上前将她护住,剧情进程一切如常。
然而到了柳棠撞倒沈温欢的时候,有工作人员早已料到了结局,都不忍去看。
柳棠心底暗笑,随即狠狠撞向沈温欢!
她撞过去的同时,却听沈温欢冷笑一声,她狐疑地抬首,见沈温欢唇角微勾,笑意深远。
沈温欢轻按下话筒,对她笑:“我去您妈,当我好欺负?”
她撞到她了,却是虚的,只因沈温欢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
柳棠当即慌了,心底警铃大作,然而却为时已晚。
沈温欢侧身做出被她撞到的假动作,脚却先一步绊倒柳棠,让她顺着群演的拥挤方向,径直摔下了台阶。
毫无准备的,摔了下去,脸朝下摔了个狗啃泥。
由于沈温欢做的是假动作,因此她安然无恙的呆在台阶上方,不可置信地盯着台阶下的柳棠。
不可置信当然是她装的,不过她的膝盖已经不能过分承重,却是真的。她脾气本就不好,只是惯性压制,一旦被激,就容易原形毕露。
这次该让柳棠知道,她沈温欢不是她想象中的好人。
全场寂静,直到柳棠的痛哭响彻整个剧组:“你们快过来啊!我的腿好痛,起不来了!”
剧组的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去帮忙,轻手轻脚地将柳棠抬到沙发上。却引来她大声哭叫。
最后检查出来是脚腕崴伤,高肿起一大块,医生给她上药时,柳棠细皮嫩肉得很,似乎碰她一下她都痛之入骨。
林婧默默给沈温欢点了个赞,终于解气一回。
沈温欢心情颇好,她的膝盖只是由于过度磨损造成表面微微淤青发肿,她冰敷后也就好了许多。
给柳棠包扎好脚腕后,医生立即略带嫌弃地起身,似乎一秒都不想从她身边多待,看来是被她的哭声聒得不轻。
都包扎处理好了,柳棠却还柔弱地抽泣着,吓得沈温欢都在担心她会不会抽着抽着就一口气上不来。
不过显然柳棠对于哭泣非常拿手,可怜巴巴的硬是让导演调刚才的拍摄视频,声称是沈温欢故意推她下去的。
剧组群演与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其实大伙内心的想法都差不多,只是没人说罢了。
毕竟都觉得,沈温欢报复她是应该的,不报复她是大度。
导演拗不过她,只得专门去调了刚才的摄像,二人拍的是近景,若真是沈温欢有意,那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
然而摄像中清清楚楚的显示,沈温欢完全是尽职尽责的进行本分拍摄,反而是柳棠,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故意去冲撞了沈温欢,沈温欢倒了下去,她却因为收力不及时而从台阶上掉了下去。
看完片段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柳棠看得脸都白了。
她怎么忘了,剧本规定沈温欢是需要背对着镜头的,而她又压下了话筒,因此她所有的小动作,和她说的那句话,都是为人所不知的!
柳棠不可置信地看向沈温欢,一时失语。
沈温欢看着她,神情坦然。
她没必要心虚,不过是让柳棠崴了脚腕,和她以前所受的莫名其妙的欺压相比,这简直不值一提。
柳棠很明显也清楚这点,因此她反而有些心虚。
而这心虚无限扩大,周围人那不信任的沉默令她恐慌不安,她脑子一热,喊出声来:“不是的,我没有说谎!她沈温欢就是故意害我摔下来,你们为什么不信我?我才是当红的人,她只不过是个龙套罢了!”
经纪人啧了一声,立即冲上前去制止她:“柳棠,够了,不要再说了。”
“闭嘴,我是受害人我凭什么不能说?!”柳棠却一把推开她,怒目而视,指着沈温欢道:“沈温欢她就是个心机女,她借位挡住你们视线,骂了我还让我摔下台阶,你……”
“柳棠你给我闭嘴!”
柳棠话还没说完,就被导演的怒斥声强硬的打断。
沈温欢微怔,此情此景出乎她意料,令她有些讶异。
林婧也懵了,她本以为最不可能发声的人,此时却何止是发了声,还发了怒。
“导、导演?”柳棠眼泪汪汪的,这才回过神来,陷入了沉默。
“把她带回宾馆修养,近期没她的戏份,什么时候脚好了什么时候让她回来。”导演黑着脸,对柳棠的经纪人道,显然已耐心尽失。
最后,柳棠失魂落魄的被经纪人带走了,正好今天的戏份也结束了,众人便不欢而散。
送沈温欢回宾馆时,林婧突然开口:“我还以为你会把那个威亚的录像给抖出来呢。”
沈温欢揉着膝盖,闻言淡声道:“那样的话,我就又欠蒋远昭一个大人情了。况且,我这么记仇的人,要给就给肢体报复。”
林婧笑叹一声,拍拍她肩膀,“心头大患暂时没了,那就好好工作。”
沈温欢颔首,便靠上车座开始小憩。
累了一天,终于能休息了。
与此同时,远在海外的周焕收到了通知,便对蒋远昭道:“剧组出事了,柳棠脚腕崴伤诬蔑沈温欢,最后导致今天暂时停工。”
蒋远昭闻言微怔,半晌失笑道:“诬蔑?有意思。”
到底是诬蔑呢,还是某人真的被逼急了呢?
他唇角微弯,意味深长。
“正在追的没有,正在重温的倒是有一部,叫《子衿传》。”
“哦——”主持人闻言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据我所知,《子衿传》的女二号由沈小姐出演,不知道蒋先生重温这部电视剧是否与她有关呢?这也是我们最后一个突击问题所要问的。”
蒋远昭微笑示意:“请便。”
“请您正面回答一下,关于最近您和沈小姐绯闻不断,究竟是不是因戏生情,还是说另有隐情?”
蒋远昭挑眉轻笑,拿起话筒慢条斯理地开口:“我和沈小姐目前只是合作关系,并无其他,只是我们两个人共同话题比较多,所以在镜头前就显得比较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