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光州县城一片的灯红酒绿,当木满山的跑车呼啸而过,总会让一群人回头观望。
当木满山那辆烧包的红色跑车在光州大酒店前停下的时候,立即就有人迎了过来。
当黄桃和木满山被人领着到了现场的时候,发现班里不少熟悉的人都已经到了。
装饰豪华的大厅里一个班里的同学正三三两两的聚在那里聊天。
黄桃目光在人群里扫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那个身影,这不由让黄桃一阵的失望。
黄桃会来参加这个聚会,主要就是为了冲着洛水来的,发现洛水竟然不在,黄桃顿时感觉这个聚会有些索然无趣了。
木满山和那些同学混到了一起,而黄桃则是独自一人找了一个角落独自待着。
黄桃志愿的事情在整个光州高中里可以说都是已经传开了,那些人都清楚,尽管那些人掩饰的很好,可是黄桃还是能够察觉到他们眼睛里的那些情绪。
幸灾乐祸的有,惋惜的有……
总之是各种各样的情绪交杂。
“怎么一个人待在这里,不过去坐坐?”
就在黄桃端着一杯酒无聊的喝着的时候,一个好听的声音突然在身旁响起。
黄桃不由往身旁看了过去,眼睛不由得一亮,打扮的颇为性感的张萌此时正俏生生的站在一旁,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张萌的脸颊微微泛红。
“不了,你们玩就行了。”
黄桃端起酒杯冲张萌示意了下,然后笑着道。
“黄桃看开点,高考在人生的漫长旅途中并不能算什么的。”
张萌看着黄桃道,迟疑了下,然后说道。
“那我先过去了。”
张萌说着就端着酒杯往回走,那娉婷的优美身姿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可以说此时张萌就是现场最为耀眼的存在。
“张萌,你干嘛去找他,竟然连志愿都报错,注定一辈子没前途。”
张萌刚刚走回去,就有女生拉着张萌的手说道。
“毕竟都是同学,过去说句话也没什么的。”
张萌在那边说道。
这些话全都被黄桃听在了耳朵里。
黄桃能够感觉出来张萌以前对他有好感,不过现在却都是已经物是人非了。
就在此时现场突然变得热闹起来,巨大的喧嚣声把黄桃都给吓了一跳。
黄桃不由往大厅入口看了过去,当看到入口的齐修鱼时,黄桃顿时就清楚那喧嚣声是怎么回事了。
和那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同学们不一样,齐修鱼今天穿的异常保守,西装西裤,可是由于身材太过魔鬼,一套西装依然被齐修鱼穿的异常的吸引人。
当齐修鱼出现在现场里的时候,刹那间现场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齐修鱼的身上。
看着那光芒万丈的齐修鱼,张萌和众多女生眼睛里都不由闪过一抹嫉妒。
刹那间不少男生就往齐修鱼围了上去。
或许是感觉自己已经毕业了的缘故,这些男生的胆子都比以往要大上不少。
“齐老师,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甚至有人起哄的这样问道。
“好了,都别跟我在这里捣乱了,想娶我先赚个过亿的身价再说。“
应付完了那些热血上头的男生后,齐修鱼径直就走向了独自一个人待在角落里的黄桃。
这一刹那黄桃顿时就成了整个现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不少男生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看着黄桃。
他们之前使劲浑身解数齐修鱼也是对他们爱理不理的,现在齐修鱼竟然主动往黄桃那边走了过去。
“不就是学习好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学习再好又怎么样,上的大学不是还没有我们好,神气什么。“
“以后肯定会被我们远远的给甩在身后的“
……
“你看看那些人的目光恨不得把我给吃了。“
黄桃看着那些人的目光,开玩笑的和齐修鱼说道。
齐修鱼根本就不在乎黄桃的话,径直走到黄桃身边。
“你就没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修鱼看着黄桃问道。
“有什么好问的,该告诉我的,你会告诉我,不该告诉我的,就算问了你也不会说。”
黄桃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后说道。
“看得倒是挺开的嘛!”
齐修鱼也不知是嘲讽还是什么意思的说了这么一句。
“黄桃,我刚刚说的那话可并不是在开玩笑,你要想有机会,过亿身价真的不过是最基本的条件。”
不知是酒精的刺激还是什么,齐修鱼突然把精致好看的嘴巴凑到了黄桃的耳朵边说道。
丝丝温软的气息从齐修鱼嘴巴里喷到黄桃耳朵里,让黄桃耳朵里一阵发痒,内心里也不由骚动起来。
黄桃此时只要一扭头恐怕就能触碰到齐修鱼那美丽的小嘴。
就在黄桃心里的骚动越来越大的时候,黄桃脑海里却是浮现出了洛水的面容,顿时就宛如一盆凉水从头上浇下,让黄桃顿时从刚刚那才升起来的一丝暧昧的气氛里清醒了过来。
周围那些人看向黄桃的目光已经变得宛如刀子了一般。
就在此时这一次聚会的发起人钱豪来了,不少人顿时就往钱豪围了过去。
钱豪家里那么有钱,如果能够和钱豪搞好关系,那以后的前途根本就不用担心了。
甚至有不少女生主动往钱豪围了过去,希望钱豪能够看上她们。
黄桃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齐老师,黄桃。”
钱豪主动的走了过来,和俩个人打着招呼。
看着那一脸笑容的钱豪,黄桃端起酒杯回应了一下。
难道钱豪真的变好了?
看着那端着酒杯走向其他人的钱豪,黄桃不由这样想道。
或许是毕业了,众人都比较的放纵,这一次的聚会竟然持续到了凌晨才慢慢散去,不少人都是喝的差不多了。
黄桃也微微有些眩晕,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木满山也没有发现齐修鱼,于是黄桃就一个人往酒店外走去。
走在冷清的街道上,黄桃那微微眩晕的脑袋不由清醒了一些,不着痕迹的往身后看了看,眼睛里闪过一抹冷厉。